阅读历史
换源:

058这是什么换头邪术

作品: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作者:屏却相思|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5 00:12:47|下载: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TXT下载
  班主任试探地问:“你们周末碰过头了?”

  “没有。”

  “见过。”

  两人很有默契地同时开口,但是给出的答案却是完全相反。

  班主任:“……”

  不是他要怀疑他们,这实在是太可疑了。

  一个生病了,另一个也跟着生病了,他随口试探一句,还出现了两个截然相反的答案,根据他多年当班主任的经验,这就很有问题!

  “你们两个,”班主任怀疑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突然看到云染那带着病容的脸,又狠狠地卡壳了,“算了算了,考试要紧,要是这回考不好,你们就给我等着!”

  云染揉了揉脸,摇摇晃晃地往教室走去。

  考试开始前还有早自习,大家都在争分夺秒地跟时间赛跑,想要再多看几个公式和定理,或者多背几个单词。

  唯有云染一坐下,立刻就趴在位置上睡着了。

  她睡得实在太香甜,惹得周围一片都人心浮动。

  同桌庄园园趴在云染边上,偷偷地看着她的睡脸,小声嘟囔:“睡得好香哦,真羡慕……”

  虽然她也困得上下眼皮都在打架,可根本不敢睡。

  她数学成绩差,趁着考试还没开始,总想着多看几个例题,多记几个公式,到时候就算做不出,起码还能把公式抄上去混个得分点。

  宋昭敏哼了一声:“谁知道她是不是在家里不睡觉死命复习,现在又装得这样毫不在意,虚伪死了!”

  江砚殊刚巧从走道里走过,闻言突然停下脚步,轻声说:“云染她不需要复习吧。”

  他的嗓音沙哑,还带着轻微的鼻音,再加上他面潮红,一看就是生病了。

  “你怎么知道她不需要,你难道还是她肚子里的……”宋昭敏说到一半,突然一抬头,正看见江砚殊,整个人顿时就像被掐住脖子的斗鸡一样——哑巴了。

  “先天差距罢了,”江砚殊垂下眼,看了闷头睡觉的云染一眼,“有的人生来就比你优秀。”

  宋昭敏:“……”

  她的脸上一阵红,然后又一阵白,最后那些红色白色轮番交替上阵,精彩绝伦。

  就连庄园园也张大了嘴:“……不是吧?”

  江砚殊亲身上阵,帮着云染说话还不算,还亲自开口怼人了?

  要知道,他一直是学校里高岭之花一般的存在,虽然对每个人都温文有礼,可就是带着一股天生的疏离感。

  再仔细一想,对每个人态度都一样,也就说明所有人在他眼里都是一模一样,毫无存在感,约等于空气。

  江砚殊抬起眼,很认真地补上一句:“你就算再努力,再熬夜,也不可能赶上她的。这就是人与人之间与生俱来的差距。”

  ……

  班主任回到办公室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查看云染的入学资料。

  正巧教语文的蒋娟秀老师捧着保温杯从外面回来,就靠在他的办公室桌边上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听说你班上的云染和江砚殊都生病了?”

  班主任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听到身边有人跟自己说话,也根本没留心她到底说了什么,只是很敷衍地嗯了一声。

  他的视线完全黏着在了电脑屏幕上。

  云染入学资料上的两寸照是入学的时候拍的,跟她现在的长相一对比,只会给人一个感觉:卧槽这是什么换头邪术!

  可是再仔细一看,五官似乎还是原来的五官,只是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这种变化完全可以解释为“长开了”,可是那股精气神和给人的感觉完全就变了!

  现在的云染就算一脸病容,也有股锋锐和英气的美感,还是越看越好看的那种!

  蒋娟秀弯下腰,又道:“林老师,你这运气还真不好,班上两个尖子生,居然一起生病,偏偏又碰上这回十六校联考——”

  “那天我就看到有两个人影躲在墙角边,不知道是在干什么,我喊一声,两个小家伙跑得飞快,嗖得一声就翻墙跑了。”她有点幸灾乐祸道,“你还是看着点,别是你那两个尖子生早恋了。”

  班主任心里一沉,嘴硬道:“什么早恋?根本没有的事,我也仔细问了,那天也不是他们两个。再说最近是流感高发期,感冒而已,有什么稀奇的?”

  “不是他们,那就最好了。”蒋娟秀笑了笑,“不过他们那天上午都请假了?还真巧。”

  班主任:“……”

  他只能默默在心里祈祷,这两位小主可千万不要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尤其是云染,女孩子心事多了,成绩就一落千丈,他真怕她在辉煌之后来一个三百六十度大翻车!

  ……

  云染昏昏沉沉地走进考场。

  她瞟了一眼贴在墙上的座位顺序,脚步不稳地走到第一排,又闷头趴下。

  系统弱弱地问:【主人你还好吗?要不要我再给你发一段激昂的音乐来刺激一下脑细胞?】

  “什么都不用……”云染有气无力地回答,“我的脑细胞都很好,不影响考试。”

  她就是有点虚弱罢了。

  想要得到什么,总要要付出代价,不过等价交换。

  实际上,她现在头晕眼花,只想倒头就睡。

  很快,考试铃声响了。整幢楼都开启了信号屏蔽,监控设备打开,试卷依次传递下来。

  云染就坐在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要做任何小动作都是不可能的,作弊更是不可能。

  她打开试卷,先翻到最后一页,看了看最后两道大题,语调微微上扬:“……嗯?”

  系统忙不迭问:【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很难?要不要寻求场外求助?】

  云染又把试卷翻回到第一页,在左侧端端正正地写上自己的名字和学号:“没难度,就是有点……怎么说,超纲了?跟我之前卖掉的考点笔记只有80%的题型重合。”

  系统就知道,这种高中生的考卷怎么可能难得倒主人!主人做这种卷子就跟做不需要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大于5的偶数为三质数之和”一样容易。

  云染拿起签字笔,在答题卷上写答案:“不过就算只有80%猜题准确率,我也绝不会退款,这个出卷老师实在太可恶了,竟然断我财路。”

  系统:【……】

  敢情你只是在担心自己卖出去的考点笔记不够准确,怕被人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