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4章

作品:娇略|作者:木清音|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5 00:13:12|下载:娇略TXT下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海棠文学]

  wxlife最快更新!无广告!

  话虽如此,晏清依旧有些心惊地看着女尼姑生吃下整棵安神草,下意识伸手去扶。

  安神草的药性虽然温和,但安神效果特别好,一般人服下一片叶子,就会忽略身体上的病痛惊惧,很快生出睡意。

  这师父一口气吃这么多,不会立马被麻翻吧?再连续睡上个三天三夜?

  咔嚓又是一道闪电落下,终于撕开厚重的云层,雨水哗啦啦倾倒下来。

  女尼嘴角污血被冲洗干净,单薄的缁衣也被打湿,显出清瘦的肩头,腰背却依旧是笔直的。

  “我无碍了。山雨留客,几位施主且随我去庵里避避雨吧,顺便还这位小施主的草药。”

  女尼声音谙哑,在雷声雨声中听不太分明。。但往山上迎客的手势还是很明白的。

  几人也不多客气,雨势渐大,有地方避雨自然是极好的。

  晏清被黑衣护卫拎到身前坐到马背上,让出车辕位置给虚弱负伤的女尼,一行人快速上山。

  “师父,您没事吧?我正要出去寻您呢。”

  行至庵堂前下了车马,就见着一个穿蓑衣戴斗笠踏木屐的小家伙,抱着一柄大大的油纸伞要出门。

  “明心,我无碍,快给几位施主准备厢房,烧些姜茶来。”

  女尼温声吩咐,小童担忧地看她一眼,嘴巴动了动没说话,扭头哒哒跑出去做事。

  “庵里人少,诸位施主请自便。”

  女尼轻咳两声,嘴角又有血渍渗出。 。瞧着情形很不妥当。

  晏清赶上一步,扶住她细瘦的手臂,主动请缨:

  “我会一点缓解疼痛的粗浅法子,给您瞧一瞧吧?”

  她那些可都是前世百般尝试积累的经验,亲测有效!

  “晏清不得无礼。”

  萧老安人带人过来,有照管之责,见她失礼忙出言制止。

  “无碍。”

  女尼感受着手臂上不轻不重揉捏的力度,惊讶于小姑娘认穴之准,且这手法也挺新颖,果真有些门道。

  她立时起了请教切磋的心思,和蔼地问她:

  “就在这里看?”

  晏清还帮她按着手臂上的穴位止痛,闻言笑眯眯道:

  “您若是信得过我。木清音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能回卧房我帮您身上下都按一按,那自然是最好了。”

  她还会针灸!当然,同样是自己痛极之下摸索出的野路子,但肯定有效果!

  要是药草齐,这位师父也肯任由她放手施为的话,她有把握很快试出以毒攻毒的法子,暂时控制对方体内发作的药性。

  完解毒她不行,但怎么缓解毒性,怎么能好受一点,这个她在行!

  女尼脸色苍白,淡灰的眸子隐隐泛着不祥的蓝,目光却是极平静澄澈的。

  “好,我正好要回房换下湿衣,你便随我来吧。”

  她朝萧老安人点点头,又吩咐还未脱下蓑衣的小童:

  “老安人腿脚受寒,该是足痹之症犯了,你带老安人去厢房休息,再去取丙十七的一份药包煎上,给老安人服用。”…,

  “是,师父保重,劳动施主了。”

  小童答应下来,沉稳地朝晏清稽首一礼。

  晏清回以一笑,扶着虚弱的女尼回卧房,将人往榻上一放,使出身本事帮她止痛止血,梳理经络。

  女尼唔一声,喉间一口热血喷出,紫红发黑,泛着一股难闻的腥臭。

  “能吐出来就好。”

  晏清累得气喘吁吁,浑身汗淋淋的像是才从水里头捞出来。

  “您体内毒血淤积多年,再这么下去,怕是于寿数有碍。”

  晏清擦了把汗,倒不是危言耸听。

  以她丰富的经验判断,眼前这位以身试药的大师早已病入膏肓,说是药石罔医也差不多;

  哪怕兵行险招用她以毒攻毒的法子,也只是暂时吊着半条命罢了,这还得要撑过毒性相冲相克的难关才行。

  着实不乐观哪。

  女尼趴在榻上。。享受吐血之后难得的松快感,半睡半醒地问:

  “你从哪里学来这份本事,倒是误打误撞救了我的命,我本来以为撑不过今晚的……”

  晏清歇了口气,自桌上药箱里翻出个针包,打开来看着一排粗细不一的银针双眼发亮。

  她拿过银针,左手在师傅后背丈量几下找准位置,右手飞快下针,利落果决,丝毫不拖泥带水。

  “师傅,我叫晏清,以后就是你的亲传弟子了。放心,我会尽力叫师傅多活几年的。”

  女尼服下安神草,已渐入梦乡,被她纳鞋底似的扎这一下,也只轻哼了声,半点未曾惊醒。

  晏清为了筹备这份拜师大礼,很是下了工夫,又是针灸又是蒸药浴又是抽血配药的,忙碌了整一个晚上没睡。

  圆通倒是难得睡了个好觉。 。再睁眼时天光已经大亮。

  “师父,喝药了。”

  圆通望着小姑娘手里颜色诡异的药汤,嘴里立时发苦,眼神更是难得复杂,迟疑着没有伸手去接,放低了声音说:

  “不如用过朝食再喝吧。”

  晏清摇头,笑得灿烂:

  “趁热喝才好。”

  圆通望着她明媚的小脸,暗叹口气接过药碗:唉,冤孽啊。

  …………

  三年后。

  素衣少女手指尖金光一闪,一颗带血的大金牙被拔了下来,丢到小瓷碗里。

  “行了,您先吃两天药,养养牙床,也看看身上还会不会动不动就哪里疼了。”

  “我觉得这就是病根。金银是好物,不过有的金子不纯,从金石矿里采出来到加工成首饰之类。木清音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里头可能掺杂些其他东西,很难去除。”

  “有些人体质特殊,长期佩戴这样不纯的金银会有敏症,像是有些小女孩子打耳洞,戴了耳坠子也会脓肿发痛,是差不多的道理,我管这个叫富贵病,是不是挺有道理的?”

  胖员外捂着牙,咝咝啦啦吸两口凉气没觉着疼,这才后知后觉地放下手,比出大拇指。

  “小神仙得了活菩萨的真传,医术那当然没的说。我这毛病看了多少年大夫了,没一个给个准话儿的,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喝完药继续疼,我遭老鼻子罪了我。”

  “这回我慕名来您这,听您说话我心里就有底,我肯定能好!”

  晏清抿嘴笑笑,自顾收拾药箱。

  胖员外还待寒暄两句,就见着外头奔进来一个差不多高矮的小尼姑,满脸是泪地喊师姐:

  “师姐,师傅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