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零四章 这信,王管事可还认识?

作品:重生郡主拽上天|作者:彦子书|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4 23:27:48|下载:重生郡主拽上天TXT下载
  此话一出,院内的下人看向刘老大的眼神都有些不太对劲了。

  “贱人!你胡说什么?顺子何曾骗过你女儿的身子?我又何曾......”

  刘老大一张脸青红交加,他如今年过四十,身材高大,两鬓泛白,一双浑浊的眼睛时不时露出一丝精明。

  “郡主,求您给老奴作主啊,不然......老奴真的就活不下去了。”

  王婆子并不理会刘老大,只跪在黎婉面前哭的凄惨。

  “你!你这疯婆娘!缘何诬陷人?我何曾做过这样的事情?”

  见王婆子只跪在黎婉面前哭诉,刘老大一张脸难看的厉害。

  黎婉静静听着,有人搬了木椅放在树下,黎婉几步走过去坐下,又接过那下人准备好的茶水微微抿了一口,这才将目光轻飘飘的落在刘老大与王婆子身上。

  见黎婉看过来,王婆子眼里快速的闪过一丝什么,而后低着头,表现得更加哀戚。

  将王婆子得小动作尽收眼底,黎婉目光直直盯着王婆子,唇角轻轻扬起,开口道:“十四年前,不知何人弃婴与碧溪山下,时至寒冬,大雪纷纷,那一年冷的厉害,你恰经过山下,见那弃婴生的可爱,心生怜惜,将她收养膝下,起名莲娘。”

  随着黎婉一字一句话音出口,王婆子身子一僵,哭声蓦地止住,她不敢置信得看向黎婉,眼底满是惊恐,这么隐秘得事情,又是十四年前,安宁郡主又如此年幼,她是如何知道的?

  黎婉没理会王婆子眼底得惊恐与疑问,她笑笑继续道:“岁月变迁,忽然而已,转眼间莲娘已豆蔻年华,生的娇艳,于是你忽然起了坏心思,哦,说错了,也许从一开始你便没将莲娘当作亲生女儿抚养。”

  说到这里,黎婉目光徒然变得凌厉,“于是,为了你自己的一己私欲,你在她饭菜里下了药,将她送了出去,第二日她被送回来时,衣衫凌乱,神志不清......而你,在之后几天终于接管了普西庄厨房管事儿一职,不知我说的可对?”

  黎婉的话字字珠玑,王婆子身子已经抖成了筛糠,她低着头脸色一片灰白,满脑子都是黎婉时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不可能的,她不可能知道的......

  ”好啊,你个贱人!原来是你害了莲娘却还将脏水泼在我身上!“

  听见黎婉这么说,刘老大眸子瞬间燃起一层怒火,他站起来一把揪住王婆子的头发怒道:“我打死你个贱人!让你污蔑我!”

  黎婉见此,笑意浅浅,并没有阻拦的意思。前一世,她来庄子时,曾见过莲娘一面,那时莲娘还是一个活泼善良的小姑娘,曾天真的问她胜京城是何模样?实际上普西庄距离胜京城并不是太远,但莲娘却并未去过。

  但与她交谈,字里行间皆是对母亲,也就是王婆子的依赖,可谁知莲娘竟然落了个凄惨下场,而幕后凶手便是将她抚养长大的王婆子。这些也都是她后来调查后才知道的。

  这一世,悲剧已然重现,她无法阻止已经发生的事情,但是她能做到的也就是及时止损,让这些黑了心得畜生早些下地狱!

  “郡主,冤枉啊,老奴冤枉啊,郡主,救命啊!”

  那边,王婆子被刘老大拽着头发,表情一阵痛苦,黎婉却恍若未闻,她可没忘记她来得最初目的。

  余光瞥见墙角一抹身影,黎婉微微笑了笑,脚尖轻点,身子蓦地腾空而起。

  不过瞬间,她身子就落在墙角那抹身影前。

  “郡主......”

  那抹身影忽然被拦住去路,他抬头盯着黎婉勉强笑了笑。

  “不知王管事儿的想去哪里呀?”

  黎婉盯着眼前一脸干笑的王管事,脸上笑意盈盈,眼底有几分疑惑,配上她尚还稚嫩的脸颊,倒真有几分单纯无害的意思。

  可王管事心里却不这么认为,眼前这小姑娘哪里是面上表现出来的这么无害?这简直就是一个小恶魔!

  见黎婉一直盯着他瞧,王管事咽了咽唾沫,干干的道:“老奴......老奴就是想去......想去恭房而已。”

  “是吗?”黎婉浅浅一笑,盯着王管事的眸子瞬间冷了几分,“难道王管事不是要逃走吗?”

  听到黎婉这么说,王管事身子一僵,勉强笑道:“郡主......郡主说什么,老奴不懂,承蒙王爷信任,老奴既是这庄子上的管事,哪儿能扔下庄子一走了之?”

  “哦,那我错怪王管事了。”

  黎婉自言自语一句,轻轻点点头,而后就在王管事刚松一口气的同时,她忽然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条放在王管事面前,“不知王管事可曾认识这封信?”

  “这是?”

  王管事在黎婉的示意下接过那封信,在看到信上的内容时,整个人瞬间像是从冰窖里捞出来的一般。

  “王管事可还认识?”

  黎婉抱臂看着王管事,脸上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

  王管事哆哆嗦嗦拿着那封信,心里一瞬间波涛汹涌。

  黎婉递给他的信,正是昨夜他写的那封信......

  这么说,安宁郡主什么都知道了?而公子现在还没收到他的信,那......万兽山那边的布置......

  这么想着,王管事蓦地将手里的信捏紧,心里一阵发狠,既然安宁郡主已经知道了,那,他必然难逃一死。留下来是死,若是拼死一搏逃出去,或许还一线生机!

  想到这里,他心头一狠,再抬头脸上一片凶狠,“既然郡主不想给老奴留后路,那......得罪了!”

  这句话说完,他蓦地右手成拳,朝着黎婉袭过去!

  黎婉早就防着他的动作了,见他出手,脸上冷意一闪而过,身子微侧躲过王管事这一击。

  而院子里的其他人此刻也发现了这边的异常,尤其是刘老大,见黎婉与王管事交上了手,他将王婆子往自己下属那边一推,大踏步的就朝两人跑过来。

  他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声喊道:“好啊你,你这老东西藏得可真够深的,竟然敢以下犯上对郡主出手,且吃我一脚!”

  王管事上了年纪,且武功本就不怎么好,光一个黎婉他都有些自顾不暇,此时再加上一个刘老大,他一个不注意,便结结实实挨了刘老大这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