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九十四章:你决定好了吗?

作品:殿堂欢|作者:白流酥|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2 21:49:30|下载:殿堂欢TXT下载
  啊啊啊——

  第一百九十三章已经修补好了。

  这一章还是明天早上看!!万分抱歉。

  ——

  她终究还是那个盛宠的大公主,和这岁月静好的农家小院格格不入。

  高长乐拉着李劭的手微微向前挪了几分,又顺势朝着李劭靠拢,挽上了他的胳膊,“嗯……知道了。”

  高长乐声音恹恹的,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听着大人的训斥,心虚又不敢顶嘴的弱小无助又可怜,可拉着李劭的手却是美滋滋的。

  走在前面的李劭,也是在高长乐看不见的地方,削薄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然而……

  却是在半山腰上,看见了远处正在用着极快速度朝着山上行进寻找的东厂厂卫……

  得知李劭和高长乐很可能没死,而是极大的可能从山崖下面的山洞下了山之后,元一和元浩几乎是没有浪费半点时间,当即从当地叫来了熟悉山路的农夫,开始带领他们入山找人。

  不再是漫无目的的大规模寻找,又有专人带路,叫他们的速度极快。

  甚至比李劭所预料的时间要更快。

  高长乐唇角的窃喜还未来及扬起,便瞬间落了下去,看着那来的迅速靠近的东厂厂卫,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李劭回首,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将那之前放下的木棍再度拿到了高长乐的面前。

  高长乐有些置气的别过眼神。

  李劭却是一脸宠溺的递到了高长乐的手里,“看着天色是不早了,便是和东厂的那些厂卫汇合,也没法立即回宫。”

  “晚上我替你做一些好吃的。”

  提起好吃的。

  高长乐的肚子有些不争气的叫了叫。

  咕噜噜的声音在这安静的雪地中格外的明显,她饿了一天了。

  什么酱料都没有的烤野兔,真的是味同嚼蜡。

  “听话。”李劭挑眉看着高长乐。

  高长乐闷闷的结过了木棍,算是默许了李劭所说的话。

  说话的功夫,元一和元浩已经靠上了前,“公主!”

  “督主!”

  “还好你们没事,不然属下就算是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齐刷刷的一派东厂厂卫跪在了雪地里,大雪瞬间没过了众人的膝盖。

  李劭眸光威严,“起来吧。”

  “先下山再说。”

  “是。”

  “公主,督主,这边请!”元一和元浩拱着手,笑盈盈的将请着两个人下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莫名觉得大公主周身的气势冷冰冰的。

  难道……

  是掉下悬崖这一天一夜吃了许多的苦头?在气他们东厂厂卫办事不利,来的迟了吗?

  元一和元浩揣着小心,相互交换了个眼神之后在护送高长乐的下山的路上态度越发的恭敬起来,生怕一个不小心便让高长乐更加生气了。

  “督主。”

  “属下这就派人去宫里面回禀,外面已经替您和大公主准备好了马车,咱们连夜启程,想来在宫门下钥之前定然能赶回去。”

  然而,元一话音刚刚落下,便觉得一道锐利的目光正在凝视着自己,叫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更是觉得莫名其妙。

  怎么了?

  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也没说错什么话呀?

  为什么看着大公主突然对自己不是那么的友善了呢?

  李劭薄唇微微的抿着,将高长乐的反应不着痕迹的看在眼里,他打着圆场说道,“大公主在山里面奔波了一天,现下正是劳累的时候,不宜赶路。”

  “既然已经平安的被你们找到,也便不用担心急着回宫的诸多事宜了,便先就近在附近的农家暂住一晚,等着好好休息之后明日再行回宫吧。”

  其实,舍不得回去的不只是高长乐一个人,就连李劭在将木棍递给高长乐的时候,看着高长乐眉眼间的失落,也是心里面很是不舍。

  “是,属下遵命。”

  元一如获大赦。

  在得知大公主和督主他们两个人很大的可能平安,并且已经下山的时候,别提他的心里面有多高兴。

  在寻找两个人的时候,元一的心里面无后悔当时为什么在两个人掉落悬崖的时候,没有及时的拉住他们。

  以至于两人才会在这山林间多受了这诸多的苦。

  如今看见他们平安的回来原因,心里面的自责也能稍稍的好抓了。

  元一迅速的朝着身后的几家农户走去,而李劭则是继续牵着高长乐一点点的下山。

  像是在闲话家常一般的哄着高长乐高兴,“晚上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

  “不过眼下正是冬天,农家院里应当是没什么新鲜的菜式的,倒是可以向他们讨买一只鸡。”

  “早先我便想要做叫花鸡了,荷叶包裹的鸡肉既没有生火的烟味,还有荷叶的淡淡清香,只可惜宫里的泥总觉得找不到精髓,不如农家院里面的泥土要有感觉。”

  渐渐的,板着脸的高长乐唇角才缓缓扬起了弧度,连一双杏眸也是不由自主的眯成了一条缝隙,“那我要两只。”

  “好。”

  ——

  “什么?”

  “你说找到了长乐?”

  “安然无恙?”

  嘉元帝脸上的担忧顷刻之间化为激动,更是因为情绪反应相差太大,让他的眼眶竟当中有些湿润。

  “长乐在哪,快叫长乐进来!”嘉元帝反应过来,当即便按耐不住想要见到高长乐的急切心情,作势便要朝着营帐外面走去。

  白贵嫔收起眸底目光的诧异,及时的将嘉元帝给拦着,“皇上,皇上,您先别着急,先停停他们怎么说。”

  “既然已经找到大公主,且一切平安,皇上您这担忧的心也应该是可以稍稍的方向了。”

  那前来报信的东厂厂卫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是,皇上。”

  “虽然找到了大公主,但大公主因为受到了不少的惊吓,又在山里面奔波了一日,还需要稍稍休息,明日便能启程回宫了!”

  “是,是,是。”

  “瞧朕,都高兴的糊涂了。”

  “长乐此时定然是身体虚弱的,又受了不少惊吓,理应好好的休息一晚。”

  嘉元帝自言自语。

  就在东厂厂卫准备退下的时候,

  不想嘉元帝却是再度开口,“来人。”

  “立刻带人,朕这就要去找长乐!”

  “长乐需要休息,那朕便去接长乐回来!”

  等待着的这一天一夜,已然叫嘉元帝如坐针毡,高长乐和李劭在南山山里面生死未卜,而嘉元帝在外面猎场营帐里面的日子也不好过。

  几乎没有合过眼。

  如今已然得到长乐安然无恙的消息,嘉元帝便是说什么也等不了一晚上了,他总是要亲眼看着长乐是当真平安的才能安心。

  否则……

  叫他将来如何棉木去面对九泉之下的谢娴音?

  白贵嫔微微变了脸色。

  派遣了那么多杀手在南山里面,又动用了高长欢和高长嫣这两枚大棋,却还是只是换来个高长乐安然无恙的结果?!

  没用!

  当真没用!

  难怪宁晚秋会输的那么惨!

  宁家也只不过是看着气焰嚣张,实则全是一群废物饭桶!

  白贵嫔眼眸目光闪烁着锐利,心里面的某些想法,更是顿时发生了改变。

  ——

  简短朴素的农家小院因为众多东厂厂卫的出现而变得拥挤起来。

  李劭命人租下来了两家相邻的院子算是暂时落脚的地方。

  东厂厂卫围在院子内,清扫了碎雪,生起了火,而李劭则是带着高长乐在屋里的灶台前忙碌。

  李劭动作很是娴熟。

  杀鸡,清洗,放上作料,将农夫晒好的干荷叶泡水之后包好,又抹了泥巴放在火里面烘烤,修长白皙的手指骨节分明,即便穿梭在泥土当中却也丝毫不影响美感。

  高长乐站在一旁,目光新奇的看着李劭行云流水般流畅的动作,心中生出了诸多的佩服。

  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两人将那叫花鸡取出,敲碎了泥土,解开了荷叶。

  调味的酱料伴随着荷叶的清香全都焖在了鸡肉里面,烘烤的火候又是恰到好处,鸡肉嫩而不腻,入口瞬间唇齿留香,叫高长乐吃的很是满足。

  “李劭,你怎么什么都懂?”

  高长乐含糊不清,说话的时候还不忘记扯下来个鸡腿送到李劭的面前,招呼着他到一旁坐下,“你也吃。”

  李劭宠溺的眼神看着高长乐,“生活所迫。”

  “之前逃亡的时候老师曾经这么给我做过,当时也是如同你这般觉得这叫花鸡好像是人间美味,便跟着学了下。”

  “逃亡??”高长乐似乎听出来了重点,“你被人追杀过?”

  “嗯。”

  “从懂事的时候起,便一路上都在逃亡,到了宫里之后才算是安稳下来。”

  “非要嫁去北燕吗?”不等高长乐开口,李劭便突然问出来了这句话,叫吃的津津有味的高长乐动作微微一滞。

  她想说不是。

  她不是要嫁去北燕,只要李劭肯给她机会,愿意露出半点不舍,她便会说清楚一切,莫说她不是真的要嫁去北燕,便是当真有着婚约,她也愿反了这联姻。

  可惜李劭却没等高长乐回答,便突然察觉到了院子外面急切奔了过来的脚步声。

  院子外面的东厂厂卫瞬间严阵以待。

  不一会儿,元一便进了屋子里面通禀,“禀督主,皇上听闻大公主安然无恙,已经连夜带人前来迎接大公主。”

  “只是身份不便进入到院子里,正在院外等着,还请大公主和督主速速准备好出去。”

  “知道了,去回禀皇上,马上便过去。”李劭垂眸。

  元一领了命令出去,屋子里面便顿时只剩下了李劭和高长乐两人。

  李劭薄唇微微的抿着,终究是看着高长乐恭敬的拱了拱手,“大公主,那便先行准备一下吧。”

  这句大公主莫名戳中了高长乐的心。

  高长乐苦笑着点头,“好。”

  虽然明知道她迟早都是要和李劭分别,回到皇宫里面去,却没想到她父皇竟来的这样快。

  高长乐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被嘉元帝如此重视,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了。

  “那便回宫吧。”高长乐默默的将那叫花鸡用荷叶包好,起身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这两日的相处,是她前世几十年中最高兴的两天,也是最值得留念的两天。

  “这两天,多谢你的照顾。”高长乐轻轻颔首。

  “长乐。”李劭骤然伸出手,拉住了高长乐,院子外面渐渐亮起的火光透过窗户照在屋子里面,明亮了视线。

  高长乐顿住脚步,看着李劭拉着自己的修长手指,猝然抬头之间刚好和李劭的眸子对视,高长乐甚至……仿佛能从李劭那双幽深的眸子中看见自己的倒影。

  心,也在这一瞬间莫名跳的加速。

  就这样莫名的生出了诸多的期待。

  “怎么了?”高长乐的声音很轻,反问出来这句话的时候更是莫名紧张,唇角挂着还未彻底扬起的笑容,潋滟的双眸目光清澈,甚至……还有些隐隐的期待。

  “我其实不是非要……”

  不是非要嫁去北燕,嫁给周浩的。

  余下的话没来得及说出口,便被打断。

  “北燕局势凶险,好好的照顾自己。”李劭却倏地的放开了拉着高长乐的手腕,骤然开口的话,比高长乐的语速还快,将她那未说完的话给堵了回去。

  “微臣恐怕不能一直护在大公主的身边。”

  高长乐眼里亮起的光芒也渐渐褪去,眼里突然泛起了泪意,氲了一层水雾。

  “知道。”

  这两个字莫名有些哽咽。

  高长乐微微昂首,不叫眼泪中的湿润掉落,唇角笑容略微有些苦涩,“还有,你做的叫花鸡真的很好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话音落下,高长乐倏地转身开了房间的门。

  院子外面,火光将黑夜照的透亮,她的父皇嘉元帝正带着人,期盼的眼神站在院子外面,慈爱的看着自己。

  高长乐微微抬起头,眸底目光不再那般的清澈和柔和,而是恢复了威严和淡漠,在嘉元帝期盼的眼神注视之下,缓缓的朝着嘉元帝站着的方向走去。

  碎金一般的火光照在高长乐那张花树堆雪的脸上,替她镀了层金绯色的绒光。

  她终究还是那个盛宠的大公主,和这岁月静好的农家小院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