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九十三章:她还是那个盛宠的大公主

作品:殿堂欢|作者:白流酥|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5 00:13:30|下载:殿堂欢TXT下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海棠文学]

  wxlife最快更新!无广告!

  注意看这行话!!

  明天早上来看!!!这几天的更新委实有些糟心,等着我状态好一点一定给大家加更!!!

  ——

  可倘若故意放慢脚步拖延时间的话,恐怕夜里天凉之前是没有办法出山的。

  到时候高长乐便要挨冷受冻。

  李劭虽然看出来了高长乐磨蹭的小心思,并未将事情戳破,只是将两个人的处境说出来,究竟如何去做,便听从高长乐自己的决断。

  高长乐拉着李劭的手微微向前挪了几分,又顺势朝着李劭靠拢,挽上了他的胳膊,“嗯……知道了。”

  高长乐声音恹恹的,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听着大人的训斥,心虚又不敢顶嘴的弱小无助又可怜,可拉着李劭的手却是美滋滋的。

  走在前面的李劭,也是在高长乐看不见的地方,削薄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然而……

  却是在半山腰上,看见了远处正在用着极快速度朝着山上行进寻找的东厂厂卫……

  得知李劭和高长乐很可能没死,而是极大的可能从山崖下面的山洞下了山之后,元一和元浩几乎是没有浪费半点时间,当即从当地叫来了熟悉山路的农夫,开始带领他们入山找人。

  不再是漫无目的的大规模寻找,又有专人带路,叫他们的速度极快。

  甚至比李劭所预料的时间要更快。

  高长乐唇角的窃喜还未来及扬起,便瞬间落了下去,许嬷嬷眼角湿润的看着高长欢,未免有些苦口婆心。

  可不想,在听在许嬷嬷如此苦口婆心的劝说,高长欢不但没有半点悔过之意,反倒是当即冷下脸,“嬷嬷,你不懂。”

  “不是我自己和我自己过不去,只是有些事情是一定要争取到手的。”

  高长欢总觉得,前世之所以自己没能抢走李劭,是因为她第一次穿越,对于很多事情不太明朗,也不知道和李家过往这般深的李劭的真实身份,以至于她错失了很多的先机。

  到后来即便自己用了李劭欠她三表哥的那条命来要求他,迎娶自己出宫,救自己于水火之中,她也能明确的感受到,李劭不喜欢她。

  对她始终是兄长对妹妹一样。

  高长欢虽然生气自己被远嫁和亲,可是却也怪不到李劭的身上,毕竟刚开始是自己没有主动争取,李劭不喜欢自己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是这辈子!!!

  这辈子从重生的那一刻开始,高长欢无时无刻不在向李劭示好,并且也是拿出来了真心去对待李劭的,可是李劭还是不喜欢她。

  凭什么?

  高长欢不服气。

  就是不服气。

  她想要赢得李劭的心,就算赢不了,那退而求其次,叫高长乐也赢不了,也行。

  “好了,夜深了,嬷嬷莫要多说了。”

  高长欢豁然从座位上起身,虽没有直接呵斥许嬷嬷,可眸底的冷漠却是已然叫许嬷嬷明白。

  “还是先回去休息吧,不然您的身子骨弱,恐怕又是要不舒服了好几天了。”

  高长欢面目表情威严,更是下了逐客令从,不再去看许嬷嬷,反倒是将地上先前被自己给扯下来的花瓣一片一片极其有着耐心的从地上拾了起来。

  许嬷嬷摇了摇头,无奈的叹息。

  ——

  南山里面的气候寒冷,陈远嘉几人越行越远,终究是顶着风雪的到了高长乐和李劭掉落的那处山崖。

  陈远嘉脸颊被动的发红,骑着马疾驰了那么久,脚步也是有些虚晃,却挡不住陈远嘉担忧的心。

  踉踉跄跄的到了那山崖积雪断裂的地方,蹙紧眉心,在断崖四周徘徊。

  没有人为动手的痕迹,不是高长乐事先准备好的,也没有被其他陷害的可能,起码这个断崖是个偶然。

  那么……

  当真是偶然的情况了?

  可是为何高长乐会跑到了这山崖处?

  高长嫣被东厂的人救回来的时候是身受重伤的,有一大批黑衣杀手在追杀她,是不是高长乐也遇到了同等的情况?!

  被人追杀到了这里?还是被野兽追逃到了这里?

  陈远嘉只觉得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很多条线啊,这些线千丝万缕,错综复杂,倘若能将它们彻底的理清楚的话,便是能寻到高长乐一般。

  电光火石之间,陈远嘉似乎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着紧的看着身后跟随着的东厂厂卫,“快,将你们的绳索拿过来!”

  东厂厂卫动作迅速的按照陈远嘉所命令的将绳索放下了山崖一旁的巨石下面固定,而后更是甩了下去。

  可当陈远嘉拿着绳索便想要往自己的身上绑着的时候,一旁的两个厂卫却是倏地上前阻拦,“这位少爷,您不能下去。”

  “断崖凶险,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这个责任不是谁能轻易负担得起的。”

  “何况这断崖下面我们曾经也派人下去检查,并无所获。”

  两个东厂厂卫面无表情。

  李劭和高长乐掉下去的时候他们就曾经派人下去寻找过了,这是基本的常识性的东西,根本就不需要别人提醒。

  不想陈远嘉却坚持,“不想跟着我下去,就不下去,别说那么多废话。”

  “叫你们过来是想要你们帮忙寻找,不是拖后腿的,你们若害怕,又或者不想去,那便只管转头下山就好了。”陈远嘉桃花眼中满是讥讽。

  他既然只身来了南山,便已经足够的说明了真心,若不找到高长乐是必然不会罢休的。

  可这些东厂的厂卫却站在一旁说风凉话。

  已经找过了?

  要是他们当真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一天一夜的功夫还未找到高长乐和李劭两个人。

  纵然人人口中都说已经找过了,但陈远嘉依旧不相信,有没有也要自己亲自下去看看。

  陈远嘉主意已定。

  两个东厂厂卫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作何选择,眼见着陈远嘉的身影已经下到了山崖处,那两个厂卫相互对视一眼。

  “我跟着下去看看,你站在山崖上面帮忙拉着绳索,要是有什么情况,我叫你。”

  “好。”

  山崖陡峭,陈远嘉死死的拉着绳索,小心翼翼的向着山崖下面挪动,目光却是着紧的在山崖下面搜寻。

  元一元浩带人在山崖下面找了很久,山崖上面又没有……

  李劭又是会武功的。

  陈远嘉的心里面想着,很可能就是李劭和高长乐在向着山崖下掉落的时候,在半山腰上面找到了落脚的地方,只是因为行动受限,这才被困在了半山腰!

  一定是有什么容身之地的。

  一定是……

  眼见着绳索就快要到了尽头,陈远嘉漆黑的眸子渐渐变得暗淡起来。

  然而……

  “这位少爷,您也看见了,还是回去吧。”

  “别浪费我们的时间了。”

  要不是上面吩咐了要他们听从陈远嘉的指挥,和他们两个也算是性格好的,恐怕这会儿早就丢下陈远嘉一个人,任由其自生自灭了。

  左不过东厂厂卫也没有负责他安危的责任。

  正在一旁跟随下来的东厂厂卫开口建议要回去的时候,陈远嘉突然瞧见了他身后的山坳的不同。

  “那是……”陈远嘉瞳孔微缩,只是片刻犹豫之后,便朝着那身下不远的地方跳了过去!

  “喂……喂……!!”

  一旁的东厂厂卫被陈远嘉的举动给惊呆了,慌忙之间朝着那陈远嘉大喊。

  “特么的,这叫什么事儿?”

  哪有人找人找着找着就自己跳下去寻死了?

  叫他怎么办。

  “怎么了?”山崖上面时刻关注着山崖下两个人的情况的东厂厂卫见状当即急切的开口,“出什么事情了。”

  “那个公子自己跳下去了!”

  “那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快点把我给拉上去,他想死难道我们还陪着他不成!”

  然而,正在两个人的话音落下的时候,陈远嘉的声音却突然传来,“等一等!”

  “没死!”那悬在半空中的东厂厂卫目光震撼,当下便想到了事情的关键,“他居然没死!”

  幸好这东厂厂卫的脚步慢了一程,这要是走得快了,上了山崖上面,岂不是就听不见陈远嘉的话,更是直接将陈远嘉给丢在了山洞里面了?!?

  “你先等等,我下去看看,到时候喊你你再拉我们上去!”

  可能这断崖下面真的是另有乾坤吧!他们之前搜寻的时候只是匆匆的看了一眼有没有人影,却忽视了查找一下山崖下面的情况。

  说不定跟着那小子当真能找到督主和大公主。

  “好。”

  随后,那东厂厂卫也跟随着陈远嘉的脚步,朝着他声音传来的方向跳了过去。

  两人眼前的视线豁然开朗。

  这看着陡峭的山崖下面,居然是有着这样一处山东的!

  那么,既然他们两个能偶然间看到山洞的存在,是不是也代表着李劭和高长乐也完有可能从山崖下掉落的时候,而顺势到了这个山洞里。

  陈远嘉一路脚步飞快,东厂厂卫也不敢有半分的马虎,快步的跟在陈远嘉的身后。

  一路上……

  陈远嘉心里面的希望越来越大。

  这山洞外面有了诸多的脚印,因为山洞有些隐秘,这才叫脚印没有被新下的风雪给遮盖住,且越往山洞里面走,便看见了那被草草整理过的地面。

  刚刚熄灭不久的火堆,甚至……

  还有很多被削下来的木屑……

  陈远嘉俯身,伸出手将那木屑拿在了面前端详,转头之间的回答,却是笃定,“大公主和李督主没死。”

  东厂厂卫目光中闪烁着惊喜的亮光。

  可惜,陈远嘉的一双眸子中目光却是不禁有些暗淡,“可惜,我们终究还是来迟一步。”

  看着情况,应当是李劭和高长乐不小心从断崖上面掉下来的时候也发现了这处山洞,并且两个人还在这山洞挨过了一个晚上。

  看着这山洞里面的痕迹,不难看出来这两个人虽然狼狈,但并不凄惨。

  想来,如今这会儿应当是李劭已经带着高长乐一步步的探寻下山的路了吧。

  虽然陈远嘉很不想承认自己居然会输给一个太监,但是不得不承认,李劭能从平平无奇的洒扫太监,一路成了现在权倾朝野的东厂督主,必然是有着自己的本事和能耐。

  光是冲着他对高长乐的这份……忠心?

  便是自己也是要差了一分。

  陈远嘉眉心紧锁,并未在山洞停留太久,顺着那绳索再度回到了山崖上。

  “怎么样?”

  “在下面发现了什么?”

  等候的东厂厂卫着急的看着那跟随在陈远嘉身后上来的另一个东厂厂卫。

  还未等对方开口,陈远嘉便骑上了马,声音幽幽的开口,“告诉你们东厂番子,不用四处乱找了,在山崖下面搜寻上山的山路。”

  “驾!”

  话音落下,陈远嘉便不做多停留,牵动着手中的缰绳,似乎……

  他也没有那般的畏惧骑马了。

  东厂……番子?!?

  两个东厂厂卫的脸色很是难看,然而事情紧急,他们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和陈远嘉多做纠缠,当即也下了山,找到了元一和元浩,将自己在山洞中所看到的一切,连同陈远嘉所说的话一起上禀。

  元一和元浩大喜。

  ——

  李劭带着高长乐一路从山洞试探着向下寻找山路。

  为了走动的时候方便,又为了顾及男女之防,李劭用事先削好的木棍放在了高长乐的手中,而自己则是牵动着另一边。

  就这样。

  李劭走在前面探路,高长乐便跟在后面,两人的身影在这深山雪地当中竟然无比的和谐。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拿到坚毅的身影,高长乐的心里,一时之间竟说不清楚到底是酸还是甜。

  李劭他……对自己的关心程度已经到了细致入微的地步了,高长乐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一个人关心另一个人,回到了如此温柔耐心的程度。

  手中的木棍被削的平整,连根毛刺儿都没有,李劭甚至还扯下来了自己的衣裳包裹在上面,只是害怕磨伤了高长乐的手。

  说他细心体贴的时候是真的细心体贴,说他固执执着,也是真的固执执着。

  两个人的速度虽不是很快,但却不满,从山洞下来的时候,因为事先准备的充足,让赶路这一路上都很是顺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