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八十三章:吃糖的第三天(高甜)

作品:殿堂欢|作者:白流酥|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5 00:13:30|下载:殿堂欢TXT下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海棠文学]

  wxlife最快更新!无广告!

  嘉元帝有些不耐烦的摆手,“罢了罢了。”

  “这件事情本来就不管你的干系,是朕刚刚太过激动,担心长乐的安危,这才迁怒于你。”

  “起来吧。”

  白芙吟成为贵嫔也不过才是这天的事情,而教导皇子公主却是个日以继夜不能间断的事情,就算高长羽和高长欢没有被教导好,那也是之前管理后宫的人和她们的生母的过错,怪不到白芙吟的头上。

  她们两个人的生母……一个李贵嫔早殇,一个宁晚秋心狠手辣……

  白贵嫔这也是倒霉,正好触到嘉元帝的眉头,这才会迁怒的。

  嘉元帝只觉得阵阵厌烦。

  “你们都出去!”

  “给朕找!”

  “就算是将南山整座山翻个底朝天也说什么要将长乐和李督主给朕找回来!”

  “是!”

  见嘉元帝总是好了许多,地上跪着的这些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纷纷起身,逃一般的出了营帐,生怕时间再久一会儿,嘉元帝又改了主意,便又斥责他们了!

  “还有你们两个,立即着人遣送回宫面壁思过,大公主没事则罢,若大公主出了事情,你们这一辈子都别想再出来!!!”嘉元帝拂袖,却是叫原本哭声不绝的当即止住了声音。

  大公主没事则罢。

  若是出了事情,这一辈子都别想再出来?

  一辈子都要待在自己的宫里面面壁思过?

  难道连嫁人和出宫的权利都没有了吗?高长嫣当即就慌了,原本宁晚秋出了事情就已经很影响自己的前程了,如今又被嘉元帝所厌恶,从前她最看不起她的二皇姐,总觉得她眼巴巴的去追着那个齐国公世子太过目光短浅了,可是现在……高长嫣自以为自己聪明,却落了个还不如高长羽的下场?!

  齐国公府兴衰荣辱抛开在外,高长羽总是能嫁人的,但自己呢?

  连嫁人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高长嫣慌了。

  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刚刚被包扎好,连滚带爬的朝着就哀怨地的方向扑了过去,“父皇……父皇……”

  “长嫣知道错了,长嫣再也不敢逞一时的口舌之快,长嫣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啊!!!”

  “四皇妹,四皇妹……你快点跟父皇求情,说我们知道错了啊!?”慌乱之中,高长嫣死死的抓着同样在一旁跪着的高长欢,本来是想要将过错都推在高长欢的身上的,但是在看见高长欢那冰冷的眼神之后,却是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事已至此,要是再说出来当初是高长欢怂恿的,现在的高长乐不是失踪,而是生死未卜的话,怕是她们就不是回宫闭关思过那么简单,而是直接被嘉元帝给处死了。

  蓄意合谋谋害高长乐和只是同龄人之间的口角之争的后果……高长嫣还不傻,很快的就明白了到底是孰轻孰重,变成了想要请高长欢跟着自己一起,向嘉元帝求情。

  可嘉元帝却无视高长嫣的哭诉,宋生忙不迭的示意着宫人将高长嫣连拖带拽的带离开了嘉元帝的面前,高长乐虽然没有像高长嫣那般的情绪激动,可是此时在听见了嘉元帝的命令之后依旧不能冷静下来。

  “父皇当真要如此绝情?”

  高长欢声音清冷,更是少有的冷漠疏离。

  她是穿越而来的,对自己的身世和亲人没什么太多的感情,同样,也没有什么痛恨的地方,对于嘉元帝这个父皇,她甚至半点都不恨他愧对李安宁的地方,反倒是觉得,要是这一辈子嘉元帝也疼爱她的话,她要帮忙,总不会叫嘉元帝那么早就死了。

  不想还真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她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高长羽那么痛恨高长乐了。

  因为偏心。

  简直是太偏心了。

  高长乐的命是命,其他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纵然是她们有了挑拨之意,可那南山是高长乐自己去的,不是旁人将高长乐绑着,不去不行的,就算是嘉元帝眼下是在盛怒当中,可是对于高长嫣和高长欢的惩罚,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般冰冷的声音,和印象中那个乖巧又听话的四公主截然不同,嘉元帝怔了怔神儿,脸上的怒意并且消,“别以为朕不知道你们姐妹的心思,你们都觉得朕对长乐太过偏袒,合起伙来看着长乐不顺眼,但朕今天就明着告诉你们。”

  “是,朕就是明着宠长乐,心疼她年幼丧母,不管长乐在不在,朕对她的心疼都不会发生改变,就算没了长乐,朕也不会再这样去心疼其他的人!”

  “当然,你也是一样的情况,若你不将你的心思放在长乐的身上,朕也愿意补偿你,可你偏偏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嘉元帝知道高长欢要说什么。

  高长欢也是年幼丧母,从小就没个人照顾,所以,在当嘉元帝看见高长欢使了手段放弃了孔明灯寄托对李安宁的哀思的时候,明知道那是故意在吸引自己的同情之心,嘉元帝也假装不知道,还想着同高长欢亲近,也培养一些父女之情。

  他更明白,因为从小被冷落的经历和丧母之痛,叫高长欢的性格很是沉稳谨慎小心,不喜欢接触太多的人,所以高长乐外出的时候,嘉元帝便叫了高长欢在身边陪着,是希望她能开朗起来。

  这一切的前提是,高长欢想要好好的!

  别以为嘉元帝身居高位,便耳目闭塞。

  这宫里面的一举一动皆是在嘉元帝的掌控之中。

  起初他也没想到高长欢和高长乐有摩擦,这两个人甚至可以说往日的接触都不多,又谈何怨恨和纠纷?

  但奈何,嘉元帝找不到原因,却并未影响高长欢频频的去高长乐的面前挑衅。

  这次伙同高长嫣一起,诓骗高长乐去南山,而之前,在高长乐陪同北燕九皇子出宫游玩的时候,也曾经主动在宫门去找高长乐!

  难道……

  是因为北燕九皇子的原因吗?

  可就算不是自己偏心,那北燕九皇子所属意的人选也不是她,就算是要恨,也恨不到长乐的头上,只能恨她自己喜欢了错的人。

  长乐何其无辜?

  高长欢哑口无言,死死的咬着唇,倒是没有用其他的宫人搀扶着,而是径直的走出了嘉元帝的营帐内。

  可高长欢的一双眼神却是写满了阴毒。

  老不死的东西,这可不怪我不念父女之情了,是你自己找死。

  看你还能风光几时?!!

  最多两年的时间,嘉元帝的身体便会出现不适,起初只是一些小病症,然而却会随着时间推迟而越来越严重,到后俩……直接丧命。

  前世正好是在高长乐及笄之后,一次和高长乐争吵之后嘉元帝身体出现的异样的,他没放在心上,谁知道身体却越来越差,苟延残喘的在病床上拖了两年暴毙而亡的!

  火把似乎快要将猎场和南山给照亮,这个夜,注定是不能安分了!

  ——

  南山。

  寒夜的天幕,看不见半点星光月光,只剩下了白雪皑皑,还有簌簌落雪的声音。

  然而数量庞大的东厂厂卫连同猎场四周所有能调动的兵力和宫人,齐齐的朝着南山进发,火把的光亮瞬间将黑夜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身旁的高长乐的呼吸渐渐平稳,睡颜也香甜。

  李劭这才轻轻的放开了高长乐的手,缓步重新回到了山洞口,去四周折了一些枯树枝回来,将两处火堆添了一些火。

  得了空,这才坐在地上,斜靠着洞口山石,抬头望着山洞外面的大雪纷飞。

  手中,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将怀中一直揣着的琉璃扣拿了出来,望着那琉璃扣出神。

  原来在寒山寺外偶然得知高长乐的心意的时候,李劭也曾想要寻了个机会同高长乐讲明自己的身份和心意,不想却是遇到了刺杀。

  他这一刺杀昏迷,养伤醒来回宫复命就听见了嘉元帝替高长乐赐婚给了北燕九皇子。

  平心而论,那周浩倒也的确算得上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抛开北燕现在朝堂纷争,周浩为人性格儒雅,却城府极深,心思深沉,懂得筹谋,假以时日,必然是会有所作为的,说不定北燕江山也将会再度姓周。

  高长乐嫁给她,将来夫妻二人同心,便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也并非难事。

  诚然如同他当初所期盼的那个样子,高长乐能找到个喜欢她,并且呵护她,给她一世安稳,护她一世长乐的男人。

  如今找到了。

  李劭应当是替高长乐高兴的菜式。

  只是……

  夫妻,赐婚,这几个字眼在李劭的眼中看起来格外的刺眼。

  他以为他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心中所剩下的事情就应该只有报仇。

  不想,遇到了无法轻易割舍的感情的事情。

  原来心还是会疼的。

  错过了亦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断崖前高长乐心灰意冷,又看破一切的眼神叫李劭无比心痛,高长乐所质问自己的话,更叫自己辩无可辩。

  是的。

  他当初在承欢殿救了高长乐的时候,的确是利用了她,是听闻高长乐想要去摘爬树,可能会遇到危险,而特意去的高长乐的面前。

  他入宫多年蛰伏,不只是想要活下去,而是想要报仇。

  只有拥有权利才能报仇。

  而盛宠的大公主,便是最好的靠近的借口。

  可惜有些事情,只能计划好最初的开始,却计划不了过程和结果,谁也不知道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会遇到什么。

  更……

  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

  寒山寺中没能送出手的琉璃扣和没能说出来的话,怕不是错过,而是过了。

  过了自己懵懂冲动的那个时机,就只能埋藏在心里面,像是自己本来有机会像高长乐解释他当初为什么会想要靠近高长乐那般……

  突然有了一张受伤的野狼出现,打断了李劭要说的话,可能……

  从一开始就注定是错过了吧。

  这样也好。

  他既然连自己的未来是生是死都无法确定,就更不要谈如何给高长乐幸福了。

  能永远都护在高长乐的身后,这样也好……

  也好……

  那不值钱的琉璃扣又再度被李劭默默的收了起来。

  看着在洞口守着,正在拨弄着火堆的李劭,高长乐可怜兮兮的看着李劭,“阿劭,我冷。”

  “这山洞有风。”

  从李劭离开了自己的那一刻,高长乐就醒了,只是离得远,不知道李劭手里面握着的是什么,又为什么发呆。

  李劭转过身看着高长乐潋滟的目光,仿佛那一瞬间,心便跟着漏了一拍。

  就这几天。

  高长乐说得对。

  眼下他们能不能出了山洞都还是未可知的事情,生死身份暂且抛开外。

  他一向理智,可是这一次,也想沉沦在高长乐的如水的眸子里面。

  就这几天。

  他忘掉自己的身世,忘掉国仇家恨,忘掉他本名是齐延成,忘掉高长乐是公主。

  对于高长乐的呼唤,李劭顿时笑了,眉目舒展,是那样的俊郎好看,风光霁月的朝着高长乐缓缓走了过去。

  “知道了。”

  高长乐缓缓伸出去被冻的僵硬的手,拉在了李劭那略带着些许茧子的大手上。

  当然,高长乐不否则她是存着私心的,但这山洞里面的温度也的确是冷的让人无法忍受,她向来畏惧寒凉,往日在长乐殿的时候,自己的寝殿里面就有一眼温泉不说,那地龙和炭火盆什么时候不是烧的正旺?

  眼下自己的面前虽然有一个小火堆,但奈何烤了前面便后面冷,烤了身后前面就凉的直哆嗦,而且糟糕的事情是,高长乐可能……风寒发烧了,身上冷的厉害,但这头却是开始滚烫,怕是没多久,这浑身也要跟着滚烫起来了。

  高长乐好像是一只受伤的小猫在急求主人的怀抱,抚摸和安慰一般,贪婪的蜷缩在李劭的怀中,嗅着李劭身上的气息。

  出奇的,李劭竟然没有拒绝高长乐,也没有动作僵硬,很是不适应,反倒是反手将高长乐抱在了怀中,驱散了寒冷。

  十指相扣,紧紧相拥。

  说话的时候,李劭的下巴刚好碰在了高长乐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了一个吻,“不会有事的。”

  “我一定会把你平安的带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