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八十八章:吃糖的第二天

作品:殿堂欢|作者:白流酥|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09 00:01:54|下载:殿堂欢TXT下载
  若不是少爷,又具备了各种少爷该具备的本事,甚至比那些世家大族的公子还优秀,若是少爷,可是李劭所经历过的这些事情和他所有的阅历经验,见识到的东西,却比金尊玉贵的少爷要心酸的多了。

  他就是这样一个个矛盾的人。

  说话的时候,高长乐拄着下巴,柳眉因为思考而微微的蹙着,可是眼神却是散发着光亮,看着那在火堆旁生火的李劭,侧脸是棱角分明,刀削的眉,目光澄澈,薄唇微微的抿着,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整个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依旧如前世般让人觉得高不可攀,低至尘埃。

  那是崇拜的目光。

  不想李劭突然转身,目光刚好和高长乐相对。

  火堆不时的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山洞外面又下起了雪,雪花簌簌的落着,将视线之内本就被大雪覆盖的山峦又添了一层新衣,银白色皎洁的月光照耀下来,面前火苗温暖晕黄,这样的李劭一举一动都好像是一副画卷一般,看起来直叫人觉得赏心悦目。

  高长乐脸颊不自觉的泛起了一抹绯红,一向是严肃恭敬的脸上难得的露出释然的笑容,“可能,是少爷的身子奴才的命吧。”

  叫李劭这莫名的举动弄得高长乐略微局促,“你倒是看得开。”

  “累了吧?”

  李劭看出来了高长乐眉眼间的倦意,将火堆在洞里面升起了一堆,又在草床四周查探了一番,确定是没了虫子这才对高长乐开口说道,“累了就先休息,我在外面帮你守着。”

  “这山洞里面潮湿,或许会有些虫子在,我已经将附近表面检查了一遍,但是不敢保证会不会从其他地方爬过来,若是看见了,便叫我。”

  “晚……晚安。”

  话音落下,李劭便直接转头离开。

  “……”高长乐张开的红唇还未来的将邀请李劭一起到山洞里面避风的话说出来,便被李劭的背影给憋了回去了。

  无奈之下,高长乐只能躺在李劭铺好的草床上面,看着洞口的李劭身影蹙眉。

  李劭有心事。

  可能对于他来说,他尚且还有其他的筹谋算计,这样同外面的世界隔绝的待在这小山洞里面,的确是超出了李劭的计划之内,也不在高长乐的算计之内。

  着实意外。

  外面寒风阵阵,李劭嘘了声之后,便只能听见火花噼啪的声响和外面寒风阵阵,大雪簌簌的声音,本来两个人就在荒郊野外的,李劭还要避讳什么男女之防。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活着才最重要吗?

  高长乐咬着唇,眉心紧蹙,李劭不肯进来避风,还将他的披风扑在了自己的身下,那他打算怎么度过这个漫漫长夜?靠帅气吗?还是靠一身正气,总是要想个办法才行。

  高长乐看着那正小心翼翼的朝着火堆远处爬走的虫子,突然失声尖叫起来,“啊啊啊……”

  “虫子!”

  “阿劭,救命啊!”

  “虫子!”

  高长乐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直接扑在了从洞口赶过来的李劭的身上,“虫子!”

  “有虫子!”

  李劭拿出了剑,将那虫子挑在了火堆里面,柔声的安慰着,“别怕,虫子已经死了。”

  “别怕,别怕,别怕。”

  高长乐却是被吓得不轻。

  宫里面被打扫了恨不得想要找一个头发丝都找不到,哪里还会有虫子的出现,还是那么肥那么大的虫子,就算是李劭说了虫子已经被处理掉了,可是高长乐还是死死的攥着李劭的衣裳不肯松手,“不。”

  “我不信。”

  “肯定还会有的。”

  “这荒郊野外的怎么可能没有虫子。”

  “你骗人!”

  “你就是想骗我松开,我不干。”

  想起来就觉得头皮发麻,为什么会有那么丑的虫子存在?!?

  前世高长乐摔下来的时候怎么没注意到这山洞里面还有虫子的存在呢?她更没有见过,所以在李劭说着帮她清理的时候高长乐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也可能是因为前世太过虚弱了,掉下来又冷又饿,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哪里还有精神去关注其他的东西,而如今是和李劭一起掉下来的,一切的事情都有李劭在身边,就算是再危险的事情都有李劭挡在前面,那是一种莫名的安心,这才叫高长乐有了闲情逸致和心思去关注其他的东西。

  结果……

  却是结结实实的被吓到了。

  看着这样慌张又紧张害怕的高长乐,李劭莫名的笑了出来,他的笑声很是好听,低沉很是有磁性,更显得稳重,给人一种安全感,让人听了之后很是踏实。

  温暖从身边慢慢的包围过来,耳畔传来低哑的笑声,让高长乐紧紧的抓着李劭的衣袖,“那么大的虫子,你还笑我!”

  “好好好,不笑。”

  “不笑了。”

  李劭抓着高长乐的手腕,墨眸闪烁着亮光,好像是含着一条银河在其中一般,璀璨光芒,“我在这里守着你。”

  “睡吧。”

  “不会再有虫子了。”

  李劭还是不肯和她一起休息,但是起码比一个人躲在洞口好多了。

  高长乐也退让了,只是拉着李劭衣裳的手却是说什么也不肯松开,“那是你说的,你就在这里守着我。”

  “不能走远了。”

  “好。”

  李劭很是有耐心的点着头,又伸手拉了拉披风盖在了高长乐的身上,“我不走,就在你身边。”

  “看着你睡着了之后我再休息。”

  经过再三确认,高长乐这才肯重新回到草床上面躺好。

  她知道,一时之间想要和李劭太过亲近他肯定是不适应的,现在这般情况就已经是个很大的进步了。

  不能逼得太紧了,若是将李劭给吓跑了就不好了。

  不只是报仇要徐徐图之。

  就连感情,也是要小心翼翼的经营。

  高长乐杏眸如水,眸底目光却是一闪而过的狡黠,心里面想好了之后要怎么做。

  看着李劭的眼神也仿佛是在看着猎物一般。

  本宫到底是活了两辈子。

  迟早把你吃到手!

  高长乐安稳的躺着,唇角噙着幸福的笑容,起初还只是拉着李劭的衣角,后来干脆变成了枕着李劭的身子休息了。

  李劭看着高长乐一点点的小动作,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倒是没有拒绝,可看着外面那大雪纷飞,却是脸上满是忧愁。

  恐怕,此时的营帐内的情况,应当是乱做了一团了吧!

  ——

  “什么?”

  “你说什么?”

  “你们都是怎么办事的,连大公主都保护不好,朕要你们有什么用?”

  果然。

  已经是夜幕四合。

  可为了狩猎所临时搭建的营帐里面却是灯火通明,气氛一度凝结成霜,似乎比外面大雪纷飞更加冰上几分。

  没人敢在这个时候粗心大意的去睡觉,甚至连大气儿也是不敢喘一下。

  “微臣该死!”

  “属下该死!”

  地上,所有涉及到了此次狩猎的官员和宫人侍卫,包括东厂厂卫,皆是惶恐的跪在地上,不敢抬起头去面对嘉元帝那般盛怒。

  狩猎本是一场好事,几乎每年狩猎的身后,嘉元帝只要心情好,便会大行封赏,便是比起过年来也不为过,今年又是有着其他国的使臣在。

  这般要紧的时候,他们不但办事不利,没能好好的看好各位主子公主,反倒是派遣了那么多人去南山里面寻找高长乐,结果……

  直到了天黑却还没有找到高长乐的踪迹?

  “都是干什么吃的?”

  “朕要你们有什么用?有什么用!”

  嘉元帝又气又恼,他把高长乐看成眼珠子一般的存在,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就算是前世误会再深,了不起是不理会高长乐罢了,却也是舍不得打骂半分。

  可是现在……

  高长乐居然身陷南山生死未卜?!

  嘉元帝只要一想起他的娇娇女儿此时正在那寒冷又凶险的南山角落瑟瑟发抖,四周凶猛的野兽虎视眈眈,冰天雪地连个遮风挡雪的地方都没有,心就疼的好像被针扎一样难受。

  而他们大魏,一向是以国富兵强著称,居然连个人都找不到?

  这不是传出去等着被笑话吗?

  群臣瞬间跪倒在一地,外来的使臣更是有些尴尬。

  嘉元帝却突然厉眸,目光落在了群臣身后身姿挺拔的高长欢和高长嫣的身上,更是心里面腾的窜出来一股火。

  “你们!”

  “身为公主,却不思进取!”

  “朕当初带你们出来狩猎,是想要让你们增长见识,放松心情,可你们呢!”

  “你们却争强好胜,嚣张跋扈,为了一只野鹿起了争执,结果害的你们大皇姐身陷囫囵!”

  嘉元帝眼眶中的双眸布满猩红的血丝,额头更是隐隐青筋暴起,高长嫣和高长欢往日里看着乖巧恭顺,可是没想到背地里竟也这般的工于心计,要不是她们带头挑衅,又提出去南山比试,怎么可能会叫高长乐陷入险境。

  他真的是看错人了!

  从前还对高长欢很是愧疚,觉得亏欠了她的母妃,就想着在她的身上找回来,还有那个高长嫣,宁晚秋那个毒妇做了那么多害人的事情,嘉元帝也不曾去牵连到了高长嫣,结果……

  结果就弄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高长欢袖子中的双手死死的攥着,情绪到还好,最多是心里面不满嘉元帝如此偏心高长乐,但更多的是因为高长乐失踪而窃喜,“对不起父皇,是长欢的不对。”

  那些前来汇报的东厂厂卫害怕嘉元帝太过担忧,更害怕将高长乐和李劭掉下断崖的事情汇报上去的时候,会导致一干人等都跟着陪葬,便只推脱说是还未找到两个人,李劭正在南山寻找。

  这还未说实话了,感觉嘉元帝就要当场炸裂了。

  这要是再直接和嘉元帝说,高长乐生死未名,恐怕这猎场的这些人都逃不了好果子吃!

  可高长嫣却是崩溃了。

  “哇……”

  ‘父皇……’

  “嫣儿知错了,嫣儿知道错了。”

  高长嫣今日本来就受到了惊吓,先是马惊,再是被黑衣人刺杀,身上中了一箭,好不容易被太医给救了回来,没有伤及到根本,可是却没有养伤的功夫,嘉元帝下令,高长乐平安回来之前,所有人都不许休息,高长嫣只能忍着伤痛陪跪在一旁。

  突然被嘉元帝大声的吼着,吓得高长嫣心头一惊,随后,在面对嘉元帝的斥责的时候,更是忍不住心里面委屈,当即哭了出来。

  明明她也去了南山,也受了伤,为什么在嘉元帝的眼中,却只有高长乐的安危,半分都不顾及着自己呢?

  “皇上……”

  “天冷了,您还是先消消气吧,大公主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归来的。”白芙吟从营帐外面缓缓的走了进来,本是想要劝说嘉元帝先行休息一下,毕竟发了这么久的火了,对自己的身体也不太好。

  可是不想,白芙吟不在还好,这么一出现……

  便立刻叫嘉元帝的怒火到了白芙吟的身上!

  嘉元帝脸色阴沉,剑眉鹰目间眸光满是锐利,散发着寒光,扬手更是直接将一旁白芙吟递过来的冒着白气的热茶给扫翻在地。

  “你就是这么管教后宫的吗?”

  “身为贵嫔难道一天所思所想就是在如何攀附好贵妇千金,如何管束后宫嫔妃吗?全然忘记了教导皇子公主的品行是不是!”

  其实这件事情和白芙吟是没什么关系的。

  可奈何现在的嘉元帝是在盛怒当中,不管谁这个时候主动的靠近,都是会引火上身,白芙吟当中被骂,脸上难堪的表情只是一闪而过,便很快的顺势跪在了地上,全然不顾地上尚且还有着茶杯的碎片,细嫩白皙的手掌瞬间被碎片割破,流出来了鲜血,“对不起皇上。”

  “都是妾身教导不严,妾身甘愿受罚!”

  白芙吟将自己的姿态放着极低,眼眸隐隐有些湿润,态度诚恳的,叫旁人看着都不禁心中生出了几分怜惜,盛怒中的嘉元帝瞧见了白芙吟这般情况,又看着她那受伤的双手,脸色虽然依旧阴沉着,可是那紧蹙着的眉头却是已经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