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八十七章:吃糖的第一天

作品:殿堂欢|作者:白流酥|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09 00:01:54|下载:殿堂欢TXT下载
  李劭试图用手将高长乐从断崖上拉上来,然而,每动一下,都只是会带着更多的山石和积雪断落,看的旁人只觉得触目惊心。

  “长乐,拉着我。”

  “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去再好好说,现在拉着我。”

  “快。”

  李劭刀削一般的薄唇开口,急促的声音叫着声声的长乐,却是听起来分外的好听,似乎是这世间最甜的糖,能治愈最严重的糖瘾,高长乐双眸水雾朦胧的看着李劭,从痛苦当中挣扎过来之后,听话的紧拉着李劭的手。

  “阿劭。”

  “其实你的心里面是有……是有我的,对吗?”

  眼泪从眼眶中滑落,可高长乐唇角却是荡起一抹微笑,心疼的看着李劭额头上暴起的青筋,“如果不能活着在一起,是不是一起死了也挺好?”

  元一本是想要上前去将直接拉着李劭和高长乐的,但是奈何自己每走一步,脚下的山石积雪便晃动一分,照着这样的情况下去,还未等着他靠近,恐怕就直接送李劭和高长乐掉下山崖了。

  “哎,督主,公主……这……”

  “您们再坚持一会儿,属下这就想办法救你!”元一焦头烂额。

  那边东厂的厂卫正在对付野狼,收拾残局,而自己这里却是没有任何的工具可以借力拉着李劭,情急之下元一顾不得其他,便去解开自己的腰带,“督主,您快抓着,属下拉着您上来。”

  李劭单手撑地死命的拉着高长乐,另一只手则是努力的想要去拿元一送过来的腰带,奈何身下的积雪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程度,不动作也罢,这般动作之下,便迅速的掉落下面。

  李劭瞳孔微张,紧紧的将高长乐抱在怀中,挡住了积雪和山石,然而却无法控制两个人身体向下掉落的速度。

  元一红着眼睛的扑了上来,“督主!!!”

  其他东厂厂卫收拾完了残局之后也是跟着紧张的上前,“督主!公主!”

  “糟了,怎么办啊?”

  “这如何去和皇上回话?”

  东厂厂卫心慌的看着元一,就连救了高长嫣的元浩也顺着声音和火光找了过来,然而却是看见了这样一番狼藉的模样。

  元一双手紧攥成拳头,重重的捶打在地面上,“我该死,是我没能拉住督主!”

  “找!”

  “去回禀了皇上消息,就算是倾尽我们东厂之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掘地三尺也要将督主和公主给救回来!”元一和也元浩一致同意,东厂厂卫也是听话照办!

  高长乐被李劭紧紧的揽在怀中,似乎能听到耳边寒风呼啸。

  不同于前世她自己一个人孤独无助的掉落山崖,今生有李劭在她的身边,紧紧的相拥着她,用他那宽厚的胸膛臂膀替她遮风挡雨,高长乐反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害怕,甚至,隐隐有些窃喜和幸福。

  高长乐亦是缓缓伸出了手,小心翼翼的揽着李劭的腰间,将头埋在了李劭的胸膛处,听着李劭心口那沉稳的心跳。

  两人从山崖下摔下,庆幸这断崖处枯树枝横生,两人虽然狼狈,但也不至于身陷险境,若非是李劭怀中还抱着个高长乐,怕是这么点距离想要重新返回到山崖上丝毫不费力气。

  高长乐伏在李劭胸膛,看着这般辛苦的李劭,终究还是心里面不忍,“李劭,要不然你放下我吧,你自己上去,然后记得带人来山崖下面找我就行。”

  “别乱说。”

  不想,李劭听了高长乐的话只是沉着脸色,冷声的呵斥,“不会有事的。”

  “我会带你平安的离开这里。”

  高长乐心里面甜滋滋的,抓着李劭的手臂又紧了几分,“阿劭,快看,那是不是有个山洞?!”

  李劭紧蹙的眉心散开,顺着高长乐的目光望去,果然就在不远处看见了高长乐口中所说的那处山洞,没想到在这陡峭的山崖下竟还有这样一处洞口。

  李劭当机立断做好了决定,“公主,微臣稍后要带着您下去,您抱紧一些微臣,免得被撞到伤到,别怕,微臣会护着您。”

  高长乐重重的点着头,如此光明正大的和李劭亲近的机会,她求都求不来,又如何会拒绝?

  那山洞虽然隐秘,但却离得不远,自己这三脚猫的功夫尚且还能安稳的落在那山洞处,武功高强的李劭就更不用担心他的安稳了。

  “好。”高长乐温顺的点着头,眸子目光扫向李劭腰间的响箭的时候略微露出来了几分犹豫,终究还是趁着李劭不注意之间悄悄的将那响箭砰落掉了山崖当中。

  两人不出意料之外的平稳落了地,高长乐假装没有来过一般,跟在了先行探路的李劭的身后,感受着他对自己的保护,心里面好像吃了蜜一样的甜。

  高长乐甚至有些感谢那突然袭击的野狼,若不是那野狼突然发难?

  是不是她和李劭之间就不会多了这样多的接触,比起她们从相识到现在之间的亲密接触还多,虽然是有些惊险的。

  高长乐不着痕迹的将这处山洞给打量了一番,李劭趁着高长乐出神的时候已经简单的将这山洞整理打扫了一番,又很是愧疚的看着高长乐,“对不起公主,是属下无能。”

  “没能平安的将公主救出去,反倒是连累公主流落至此,还请公主先凑合着休息一下,微臣先四处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果脯的东西给公主充饥。”

  这山洞倒是的确能栖身落脚,可是却太过简陋,高长乐养尊处优惯了的,突然到了这种地方一定会觉得浑身不适应,还有……高长乐被困在南山是下午时候的事情了,如今已然天黑,这会儿该是饿了才是。

  李劭眉心紧拧,本想带着高长乐平安的落了地之后,再用响箭通知山崖上面的东厂厂卫,他们看见了响箭便会知晓李劭他们安然无恙,正在山崖下面呆着,也便会立刻派人过来营救他们。

  但是不想……

  那响箭竟也是在掉落悬崖之后不知道丢了什么地方,如此……他和高长乐两个人就好像是困兽一样,躲在这山洞当中,只能靠着他们自己,试探着能不能找到回去的路,又或者……是这么干等着,等着东厂厂卫大面积的搜寻,几天之后才能发现他们了!

  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李劭对自己的称呼又恢复了冷漠疏离的公主,高长乐脸上的笑意渐渐褪去,表情凝重的开口,“如今这山洞中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没有公主和督主,我还是更喜欢你叫我长乐。”

  突然理解当年她母后为什么选了乐这个字,人活着这一辈子,什么金银财帛,什么富贵权势,都敌不过快乐这两个字。

  活着若是高兴,便只是一天,也觉得幸福美满,可若每天都是在痛苦中煎熬,便是活了百年又如何?

  还不是孤家寡人一个,无边孤独,无边寂寞。

  高长乐咬着唇,眼眸微微有些湿润的拉着李劭的袖子,可怜兮兮的看着李劭,“等着回去的时候再叫我公主,这段时间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叫我长乐,好吗?”

  不等李劭开口,高长乐眼神中的光亮渐渐暗淡下去,“我知道。”

  “你我的身份是枷锁,叫你的心里面很是为难。”

  “我不逼你了。”

  “我们现在生死未可知,还不知道能不能从这里出去,能活多久,就在这里,你叫我长乐,我们两个人忘掉从前的所有事情,忘掉我们的身份,出了这山洞之后回宫,我便还是那个盛宠的大公主,而你,则是可以做回权势滔天的的大公主。”

  李劭薄唇微抿,墨眸中深邃的眸光闪了闪,终究还是忍不住看着高长乐太难过,他想要和高长乐解释回答在山崖上面的时候高长乐对自己所问的拿几个问题,但是想想不管是怎么开口都觉得唐突,也便作罢。

  “好。”

  李劭从地上起身,更是缓缓的开口,“长……长乐。”

  掉下山崖的时候情况危急,脱口而出的长乐是担忧,是本能,但如今两人正八经儿的面对面,叫着长乐,总是叫着有些生疏,但能听得出来,李劭已经在很怒的忘掉两个人之间的身份距离,只当高长乐是普通的女子一般。

  “等我回来。”

  “马上。”

  李劭脸上的表情拘谨,更是不敢直视高长乐的眼神,这般局促的模样……倒真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心爱的姑娘了。

  短短的几句话,却是叫高长乐笑靥如花,重重的点着头,“嗯。”

  “我等你回来!”

  直到李劭的身影出了山洞,高长乐尚且还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晕晕乎乎的高兴,差一点便是要失控了,原来恋爱的感觉这样好,怪不得古往今来那么多痴男怨女,宁愿为了爱情而不惜慷慨赴死。

  现在,便是连高长乐也想要在这场感情当中沉沦,更想时间永远都定格在这一瞬间。

  身边没有太多的烦扰,就只有她和李劭,无拘无束。

  不过……

  再美好的感觉,也终究敌不过现实。

  严寒的冬日的夜晚,又是山里阴暗潮湿的山洞,当真不是那么好熬的。

  没多久,高长乐便觉得阵阵的寒意袭来,直叫人打哆嗦,先前她就在雪地里冻着好一会儿了,如今只觉得更冷。

  幸好她的火折子是随身携带的!

  就是担心将东西都放在马儿的背上背着的话,她和马儿再度分离,就什么都没有了。

  高长乐将山洞里面的枯草收拾起来,又将临近洞口的那些枯树枝捡了不少,迅速的在山洞里面生起了火,明晃晃的火苗驱散了身上的寒冷,高长乐坐在火堆前烤火,李劭回来的时候看见火堆很是诧异。

  “这火……”

  “钻木取火。”

  “书上看的,等着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试了一下。”高长乐脸不红心不跳的开口,倒是有些得意,这火可算得上是她的先见之明,没什么比在冬日严寒当中还有火可以烤更幸福的事情了。

  李劭倒也没有纠结如何起火,只是信步上前,将自己在四周所搜寻的来的结果送到了高长乐的面前,“没想到这山崖下面还有这样别有洞天的地方存在。”

  “倒是叫我找到了一些吃食。”

  那是当然。

  前世她不会武功,要不是这山洞地方大,她可跳不过来。

  再者,这山洞的四周她之前也曾经小心翼翼的四处走过,见到些果子,她饿着肚子是因为不敢吃,害怕有毒,如今看着李劭手中递过来的那红彤彤的果子,高长乐有的只是欣喜。

  “幸好我年幼之时也曾经逃难到了山里,师傅曾经教过我如何在山里生存,如何分辨出来哪种果子能吃,哪种不能吃。”

  “没毒,能吃,就是可能会有涩。”

  “但总好过要饿肚子。”李劭突然看着高长乐温柔的笑了笑,火光晕黄,似乎在李劭的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渡了一层碎金,看着越发的英俊。

  高长乐咬了一口,快要被口中的红果子瑟到五官表情皱在一起,却看着李劭略微害羞的模样呵呵的傻笑。

  被高长乐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李劭也跟着笑了笑,“明日若还未有人来山崖下面寻我们,我便去试着看看能不能替你打一些野味过来,会好很多。”

  “好。”

  “你也吃。”

  高长乐顺势将地上采摘回来的野果送到了李劭的面前,李劭没犹豫的接过,咬了一口之后脸上的表情也很是微妙。

  两人就这般相视一笑,气氛融洽。

  好一会儿,高长乐才渐渐的觉得自己的身上暖和过来,僵硬的身体恢复了暖意,却是歪着脑袋看着李劭出神,“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怎么了?”

  李劭在山洞里面收拾出来了位置,铺上了一层枯草,又将自己的披风解下垫在了上面,并未回头,而是直接回答着高长乐的问题。

  “我怎么觉得你什么都会?”

  “有时候觉得你好像就是大户人家养出来的少爷,但有时候又觉得你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