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八十六章:你怎么才来啊?

作品:殿堂欢|作者:白流酥|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31 02:32:02|下载:殿堂欢TXT下载
  马儿嘶叫声音凄惨,很快的便倒在了血泊当中,而那野狼的数量也是肉眼可见的减少。

  然而,即便李劭的速度再快,却也依旧有野狼趁着李劭被纠缠没有空闲的时候朝着离它最近的高长乐攻击。

  高长乐不由得瞪大双眼。

  原本她还在欣喜李劭终于过来找自己了,可是没想到野狼突然对她发难,顿时之间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然而那被鲜血刺激的发疯了的野狼却是对高长乐没有半点客气,飞跃着的冲到了高长乐的面前,龇牙咧嘴的便朝着高长乐的手臂咬了过去。

  高长乐连连后退,这会儿她离得马背远了,想要拿弓箭也来不及了,就这么赤手空拳的和这个野狼打,她不确定自己到底是能输还是能赢。

  大不了也被咬一口。

  死不了人。

  反正前世的时候,李劭为了救自己,也曾经被野狼咬过,她正好可以能感受到当年的李劭究竟有多痛。

  这般想着,高长乐的脸上便当即换成了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站在原地。

  然而……

  想象中的野狼啃咬并未到来,反倒是跌入了个温暖的怀抱,熟悉的皂粉香淡淡的环绕在鼻尖,那朝着高长乐扑过来的野狼早已经被李劭用剑劈成了两半,倒在血泊中动都没有再动一下。

  高长乐极其狼狈,看着李劭弃了马,用着轻功的朝着自己的方向的飞奔的时候,心里面莫名的感动,再看着李劭再一次不顾自己的安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高长乐终究是红了眼睛,一向坚强的她声音有着些许的哽咽,委屈又可怜的抓着李劭的袖口,“你怎么才来?”

  差一点,她就要真的挂掉了!

  见高长乐有惊无险,李劭紧皱的眉头骤然松开,冷逸的脸上的冰冷似乎也褪去。

  这一刹那。

  李劭脸上的表情莫名的温柔,只对高长乐一个人温柔。

  “对不起公主,是微臣的不是。”

  李劭垂眸,将高长乐紧紧的揽在怀中,低沉的声音却满是宠溺。

  高长乐只觉得委屈齐齐的涌入心头,咬着唇,捶打着李劭的胸口,又发现了李劭紧蹙着的眉,手忙脚乱的松开,“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忘了。

  李劭前些日子在寒山寺还受了伤。

  “你还好吗?”

  高长乐长而翘的睫毛上挂着泪珠,紧张的看着李劭,要不是时机不合适,恐怕高长乐一定会将李劭扑倒,好好的检查一下他的身体,想要保护她的想法她理解,但是也要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体,不然让她以后怎么办?

  “没事。”

  “伤口已经大好了。”

  李劭自然的将高长乐的纤纤玉手拉开,背在自己的身后,并且看着四周相继朝着他们两人所在的方向为了过来,沉声开口道,“公主,待会儿您一定要躲在微臣的身后,别叫那些畜生伤了您,微臣会好生的护着您的。”

  看着李劭牵着只的手,高长乐突然就觉得不委屈了。

  躲在李劭宽阔温暖的身影之下,看着两人双手交错的地方,蓦地的笑了出来,心里某一处更是阵阵暖流划过,却是更多了几分酸楚。

  只有在遇到危险的时候。

  她和李劭之间才能没有任何的距离。

  没有国家和身份。

  没有公主和督主。

  有的只是彼此爱慕,又担忧对方的一男一女。

  两个相爱的人!

  高长乐歪着脑袋,有些执拗的在李劭的掌心换了方向,不经意间同他十指相扣,情况危急,李劭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盯着四周的野狼身上,防备它们什么时候突然袭击,伤害到了高长乐,也便没有注意到了高长乐的这些小动作。

  高长乐脸上笑容甜蜜,任由李劭那略带着茧子的大手拉着自己,突然开了口,“李劭,你说。”

  “要是我不是公主,你不是督主,我们两个会在一起吗?”

  “你还会拒绝我吗?”

  高长乐倏地开口,叫本来神经紧绷的李劭不由得身微怔,反应过来之后更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想要挣脱开拉着高长乐的手。

  不想高长乐却是咬着唇,眸中目光满是倔强,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殿下,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回去之后再谈。”李劭态度坚决,他知道之前自己所做决定伤害到了高长乐,也的确是想要找机会和高长乐说清楚,但那也是平平安安的情况下,绝对不是现在。

  那些个野狼凶猛,可能公主久居深闺不太了解它们的凶悍之处,稍一不慎便是会被伤到。

  然而,高长乐散发着光亮的眼神却是在听了李劭的话之后渐渐暗淡了下来。

  那是从希望到失望的过程。

  从惊喜到失落的过程,莫名的,高长乐别过了自己的眼神,不想再去看李劭的目光,更不想去注视他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神,红唇轻启间开口所说的话,更是叫李劭眼神中闪过一抹慌乱。

  “李劭。”

  “要是我不是盛宠的大公主,是不是你当初,就不会想法设法的接近我了?”高长乐眷恋不舍的松开了李劭拉着自己的手,冰冷的手指尖尚且还留下了李劭手掌的温度,可是高长乐微红着的眼眶的模样更叫李劭心惊。

  他见过娇嗔的高长乐,见过霸道的高长乐,见过张扬的高长乐……种种,却独独没有见到这般心灰意冷的高长乐。

  而高长乐所说的那句话……

  要是她不是盛宠的大公主,是不是你当初……就不会想法设法的接近我了?

  “是。”

  “我知道。”

  “从你我在承欢宫相见的时候就知道。”

  像是知道了李劭心中的怀疑一般,不等李劭开口,高长乐便自己说了出口。

  李劭身份不凡,李家的少爷也好,其他世家公子也罢,这般卓绝出众的人出现在宫里面,必然不是巧合和偶然,应当是背后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的。

  而李劭的契机,便是自己。

  性格骄纵,又备受嘉元帝宠爱的公主,无疑是最好的登天梯。

  高长乐当时从树上摔了下来,她身边没有带着宫人,要是没有李劭在底下接着自己,做了人肉垫,怕高长乐就不是躺在床榻上昏迷了,而是当场去世,要么就摔成了傻子,缺了个胳膊断个腿也是情理之中的。

  当然,高长乐绝对不会怀疑她从树上摔下来是李劭所为,但是,李劭绝对是在进入到长乐殿之后才认识的自己。

  承欢宫来往的人不多,这也是她为什么会被骗去那里爬上了树的原因,但李劭原先只是在清凉殿名不见经传的小太监,如何能正好去了承欢宫?又如何能正好在高长乐从树上摔下来的时候将高长乐接住。

  怕是偶然之间听到了高长乐有危险,然后便不顾一切的过来吧。

  按照高长乐从前的性格,不管是赏也好,罚也罢,总归是会将他要去长乐殿的,只要到了长乐殿,那便有机会接触嘉元帝,有机会接触嘉元帝,就会有机会展现自己的本事,从而……平步青云。

  至于高长乐会不会为难他,想来李劭也是没有放在心上的,到底是十几岁的孩子,就算是公主张扬跋扈,却也是做不得什么要人命的事情。

  她们的相遇,一切都是算计好的。

  高长乐倒是不在乎怎么相遇,就算是算计,为了得到自己喜欢的人而算计,这并非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反倒是更叫人佩服,就像现在的高长乐一样,她也是在算计着李劭。

  想要用危险来逼迫李劭承认自己的心意,高长乐也更没有怀疑之后李劭对自己的感情,她在乎的是……要是没了这个身份,没了那盛宠的大公主的身份,做不成李劭平步青云的踏脚石,李劭可还会再接近她?

  或者更直白一点,要是受宠的公主成了高长嫣,高长羽,甚至是高长欢,是不是李劭也会一样喜欢别人。

  高长乐更在乎的是,李劭喜欢她的原因,是因为身份的影响之下,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是当真,就只是单纯的喜欢,至于身份和其他,都只是凑巧罢了。

  话问出了口,高长乐便有些后悔了,何必非要和自己过不去,更没有必要和自己较真儿,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这宫里面盛宠不衰的公主就只有她,就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那近水楼台的也只是自己,李劭更不属于别人!!

  她这是,自己在把自己逼到了死路。

  这个问题问出口,李劭是回答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怎么都是错。

  要是回答不会,那么反倒是会叫高长乐误会他之后豁出去性命的种种保护高长乐的行为,都变成了别有用心。

  要是回答会,那么便事从侧面回答了,李劭当初的接近就是在算计她。

  然而话已经问了出口,是怎么也收不回来了。

  尤其是……

  在看着李劭脸上的犹豫和愧疚的时候,更像是一根针刺在了高长乐的心口,她所最担心和最害怕的可能性,果然还是发生了,李劭当真是因为她的身份,才选择靠近她的!

  “所以不会,是吗?”

  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中落下,高长乐唇角泛起了一丝苦笑,低垂着眸子也不知道心里面是在想什么,连连后退的步子却是叫李劭看的胆战心惊。

  “我知道了。”

  元一带着一干东厂厂卫已经在野狼当中杀出来了一条血路,到了高长乐和李劭的跟前,更是将李劭要坦白的话给彻底的堵了回去,李劭脸上表情惊慌,剑眉更是紧紧的拧在一起。

  “殿下,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宫之后再说。”

  “微臣做的错事,任凭公主打骂,绝对不会有意义。”

  高长乐不想听,不想看。

  别过去了目光,高长乐甚至想逃离。

  想一个人待在一个不会被任何人打扰的地方,好生的自己待着,可能她的偏执又来了,头疼的厉害,戒掉的糖瘾也又犯了。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自我保护的反应。

  人在遇到危险或者是困难,不想面对的时候,总是想要下意识的给自己找到躲避的地方,逃避现实,逃避自己一切所不想面对的人和事情。

  高长乐的头疼和糖瘾有着人为的因素,但更多的还是她心里面的魔障。

  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自己把自己给困住了!

  元一被这样孤独无助的高长乐给吓到了,他不知道在他来之前公主和督主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着高长乐这样浑身微颤的模样,就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孩子一般,茫然不知所措。

  李劭心痛的看着这般孤独无助的高长乐,想要上前抓住高长乐的手腕,但又不敢有着太大的动作,生怕反倒是因为自己的行为不善,而刺激到了高长乐。

  元一也跟着看着这样的高长乐紧张,“公主殿下,这里的情况危险,不知道这南山里面究竟有多少的野狼,我们所带着的弓箭已经快要用完了。”

  “要是等着天彻底黑下来的话,怕除了这些野兽的攻击之外,还会迷路。”

  “有什么误会,还是等着回去之后再说吧!”

  不想,就在元一话音落下之后,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受伤却并未咽气的野狼蓄势待发,朝着高长乐的方向冲了出去,狠狠的就是咬上一口,高长乐却双手抱着脑袋,面色痛苦,全然没有感受到危险靠近。

  断崖下碎石不停的滑落,每一分每一秒都看着叫人心惊胆战。

  “公主……”

  “公主……”

  李劭声音急促,几乎是想也没想的护在了高长乐的面前,而元一则是拔出了长剑朝着那受伤的野狼砍去。

  可高长乐脚下所踩着的断崖石块本就不稳,又被大雪掩盖的让人无法分辨,哪块是山地,哪块又是单纯的积雪。

  高长乐一个人的重量还好,尚且还能安稳的站立,可李劭和元一,还有那头野狼冲过来之后,立刻便加重了脚下所踩着的这块积雪的负担,叫本是平稳的地方瞬间开始晃动起来。

  大块大块的积雪混着话落的山石向着山崖下滚落,李劭半跪在山压边死死的拉着高长乐的手,便是连称呼,也做了改变,“公主。”

  “公主……”

  “长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