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5章 我可以帮你们挣更多

作品:王牌插画师|作者:白箩染|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2-06 23:26:00|下载:王牌插画师TXT下载
  米娜的手挨到林凡小腿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林凡的腿抖了一下。林凡侧头朝米娜咧了咧嘴,神情无比尴尬,可是他又不能表现出来,怕被贝梓洋和齐红星发现他装醉,那米娜的心机就白费了,费南也白受累了。

  在大门口送别的时候,费南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米娜一眼,然后朝贺伊澜作揖陪笑告辞。他要和贝梓洋、齐红星一道回云台市。秦飞设宴招待贝梓洋,他要做一个不速之客,给秦飞一个意外惊喜,兄弟之间不请自来表示关系特别亲近。何况和秦飞结下的儿女亲家,也是时候了断了……

  望着贝梓洋和费南的车走远了,贺伊澜转身盯着米娜的眼睛,刚要开口说话,米娜立刻要求回屋去慢慢向她解释事情的经过。

  “你也跟着胡闹!”

  贺伊澜朝艾美投去责备的眼神。

  “如果我能想出这个办法就好了,就算我想出这个办法也没时间去实行。这次多亏了米娜和林凡演的一出好戏。”

  艾美并没有看贺伊澜,她虽然面无表情,言语之间却是对米娜夸赞不已。

  艾美的话把贺伊澜呛得翻了一下白眼,抚着后腰跨进门里。

  “米娜,赶紧跟我去说清楚。还有林凡,艾美,你去把林凡也叫上。”

  “林凡喝醉了,恐怕……”

  “林凡装醉,难道你也看不出来!”

  贺伊澜声厉疾色,艾美敛下眉眼,不慌不忙地朝林凡房间走去。

  她当然看出了林凡装醉,只是不想和贺伊澜说破而已。贺伊澜这么急着让米娜和林凡去训话,当然是知道他们已经发现戚威廉生病了,要想办法怎样才能让他们不把消息泄漏出去。

  刚才穿着高跟鞋走坡道,越走越觉得脚心像针扎似的疼。这会人都送走了,好像打了强心针的药效已过,顿时觉得双脚像在受刑,一步也挪不动了。

  贺伊澜抓着垂花门框弯腰踢开脚上的高跟鞋拎在手上,也不顾米娜就在跟前,干脆穿着羊毛裤袜子走路。

  “师娘,要不你在这等一下,我去帮你拿一双鞋来换脚。我房间有拖鞋,两分钟就能给你拿来。”

  看着贺伊澜纤细的双脚踩在条石地面上,米娜都替她感到凉。不等贺伊澜说话,已经飞跑去拿拖鞋了。

  换上绣花缎面的居家拖鞋,贺伊澜的脸色有了几分血色。今天一天她的心情大起大落,这会总算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怎么对付米娜和林凡。

  “你的拖鞋可以拿回去了。”

  贺伊澜用脚踢了踢米娜借给她穿的粉色拖鞋,又看了一眼被她扔在一边的红底高跟鞋,不由得又是一阵心疼,四千多块钱买的名牌高跟鞋竟然不如拖鞋穿着舒服实惠。

  “这双拖鞋是新的,就送给师娘吧,算是我的一点孝心!”

  米娜笑眯眯地补充说:

  “师父师娘对我这么好,我也该表达一下心意的。”

  “你师父对你好?呵,你别在我面前耍小聪明了,说吧,你刚才是怎么想的?”

  贺伊澜收回双脚,掩进盖在膝上的草绿色薄珊瑚毯里,抬眼直视着米娜的眼睛,想要从米娜的眼睛里找出她所不知道的秘密。

  “我当然是想师父的身体能够康复,我跟他学习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贺伊澜不再温和有礼,米娜也一本正经严肃起来。

  这时林凡和艾美走了进来,贺伊澜的神色显得柔和了一些。她让艾美去看看戚然在不在,问问戚然晚餐想吃什么,她可以安排王海的老婆做。

  艾美明白贺伊澜是不想她在场,识趣地应声出去了,顺手把门带紧。

  “伯母。”

  林凡揉了揉太阳穴,虽然用冷水洗过了脸,说话时口气喷出的酒味还是让他觉得难受。不过一口灌下去的酒都已经吐得差不多了,此时大脑非常清醒,甚至比平时还要敏锐。

  “你怎么去找威廉喝酒了?”

  贺伊澜想听林凡说出她想知道的事实,却不想直截了当地问。

  “这个办法是米娜想出来的。要骗过贝梓洋和齐红星,只能让威廉大师假装醉酒不醒。不过威廉大师并没有真喝酒,他醉酒的样子都是米娜化出来的效果。事实证明这个办法还可以。不过以后恐怕不能再用这个办法了,免费给威廉大师制造一个酒鬼的名声。”

  林凡看向米娜。米娜呡嘴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化妆效果?那酒是哪来的?”

  “师娘,酒是我从厨房拿的黄酒又兑了点米酿酒糟。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你是想知道我和林凡是不是看出我师父病了。是的,我和林凡都知道我师父病得不轻。我师父既然是病人,病人需要有人陪,能经常晒晒太阳散散步。您不该把他关起来,要给他康复的希望……”

  米娜抑扬顿挫字字诛心,贺伊澜惊得张嘴结舌,好一会才用咳嗽缓解受惊的心脏,上下打量着米娜,再次否定了她以前对米娜的认知。

  “您也别怕让工人们知道了。其实只要不涉及到自己利益,工人们才不管工作范围以外的闲事。再说单看外表,也看不出我师父病了。何况他还有一定的智商,也能做简单的交流。说不定经过适当的康复训练,有一天他的病情还能好转呢!”

  说到这里米娜的目光浮现一层水雾。想到在病床上无知无觉的米正阳,戚威廉的病都不算什么了。如果米正阳能清醒过来,哪怕只三四岁小孩的智力水平,她都觉得万分庆幸。愿意用一生守护照顾父亲,就像当年父亲养育她一样。

  “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吗?威廉他病了好久了……”

  贺伊澜嗫嘘地说道。显然以戚威廉现在的状况是不可能教授米娜什么画艺的,她怕米娜觉得被欺骗拜师白交了学费。

  “我想你们可能有不得已的苦衷吧!不过我希望您能把我的学费退回来一部分,这样我才能好好配合你们继续在这里做威廉大师的徒弟。也许将来,我可以帮你们挣得更多。”

  “你要退学费?”

  装进口袋里的钱要吐出来,贺伊澜还是有些不情愿的。

  “你想退多少?”

  贺伊澜的神色慌乱起来。

  “退两百五十万吧,我觉得给你们五十万学费已经足够了。”

  米娜笑眯眯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