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4章 这样一张脸,这样一双手,多么令人着迷

作品:王牌插画师|作者:白箩染|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2-06 23:26:00|下载:王牌插画师TXT下载
  “你以为让威廉熟睡就能应付过去?贝梓洋和齐红星恐怕没那么好糊弄!”

  艾美脸若寒霜,说完奔出去追贝梓洋和齐红星。

  费南这时也反应过来,朝贺伊澜叹了一声,然后急匆匆出门跟上艾美的脚步。

  画师都具有敏锐的观察力,一般人不注意的细节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如果戚威廉大白天的昏睡不醒,无论如何都不是正常现象。只要稍加探究就能发现戚威廉有病的秘密……

  费南急得摘下鸭舌帽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回身见贺伊澜也跟上来了,他停下脚步等她一起并肩而行。

  “伊澜,你应该早点告诉我们今天贝梓洋会来。”

  “你们,你和艾美?”

  “是呀,威廉的事务都是艾美在打理,你不是也支持她的计划,暂时不想让威廉得病的消息传出去吗?怎么今儿糊涂要自己做主呢!我还以为你担心威廉淘气四处乱跑怕人看见,所以才让他安静下来乖乖睡觉……”

  费南扣上帽子又连连叹气,扬脸发现艾美已经追上贝梓洋和齐红星,就在他们前面十几米的距离,又一转弯看不见了。他急得快走如飞,贺伊澜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索性停下来看着费南的背影。

  “你们去吧,我自己慢慢走,我就不信威廉午睡不起,贝梓洋还能把他从床上揪起来不成。”

  “你,咦,话不是这么说的。你可别忘了,贝梓洋是威廉的老对头。就算威廉没事,他都能无中生有整出点事来……算了,已经到这个份上了,只能尽量争取吧!”

  费南丢下贺伊澜终于追上了艾美。两个人心照不宣又都满眼焦虑,脸上却还要保持着镇定如常,整个人简直想绷着的弦,不敢有一丝大意。

  艾美不停暗骂贺伊澜惹事上身,昨天根本就不该答应贝梓洋过来拜年的请求。焦虑的目光望向坡道石径,突然看见米娜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她愣住了,大脑有瞬间失忆的感觉。

  明明记得刚刚米娜也在前院,手里还拿着贝梓洋私人订制的大红包袋,一个没注意,她怎么跑到后花园来了。

  “啊,艾美姐,太好了……不用我再跑去叫人了……”

  米娜大口喘着气,好像跑得很急切。两个粉团似的脸蛋泛着热血沸腾似的红晕,看样子跑了不少路。

  “贝爷,红星阿姨,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呀?是要去看园子里盛开的茶花和杜鹃吗?”

  望着米娜笑眯眯的脸,艾美把“出了什么事”咽了回去。

  “我们去看威廉。”

  看见新鲜明媚得像鲜露似的米娜,贝梓洋多了一分耐心,说话时捋着头顶半扎的长发,脸上也多了一丝笑容。

  望着米娜笑眯眯的脸,齐红星却是怒目圆睁恨不得掐她的嘴巴。

  上次在汉津米娜当着艾美的面叫她阿姨,齐红星已经纠正过了,不让米娜喊她阿姨。今天刚见面时米娜喊她红姐姐,她听着还挺顺耳的。可是转眼功夫,当着艾美的面米娜又喊她阿姨,叫艾美姐姐,无疑又把她叫老了一辈。齐红星的心里简直恨意难消,如果不是因为贝梓洋在场,她真会对米娜动手。

  “赶紧走呀,别耽误时间了。看威廉要紧!”

  齐红星甩开袖子手肘撞向米娜准备走过去,米娜急忙闪开,她的手肘力道用得有点大,一时收不住整个身体向旁闪了一个趔趄。还好脚下穿的是软底小牛皮靴,再加上贝梓洋及时伸手扶她一把,齐红星站稳了脚跟。

  被拽着手腕,齐红星回头看向贝梓洋,仿佛电光火石一般,她的胸口瞬间涌出一股热浪迅速袭遍全身。她的脸顿时涨成红艳艳的,双腿不停地发抖。

  “小心点,毕竟是山路。”

  贝梓洋松开齐红星,转身朝艾美和费南说道。

  “是该快点走了。”

  费南赶忙跑上前带路,和贝梓洋并肩走在石径上。齐红星望着贝梓洋的身影,乱跳的心总算平静下来,双手捂脸感觉不那么烫了,然后跟在贝梓洋的身后。

  艾美疑惑地看着米娜,米娜这时好像才想起来她刚才为什么跑。她扭头朝贝梓洋喊道:

  “我师父喝醉了,你们过去他也没办法招待你们。”

  艾美一把拉住米娜,悄声说:

  “我没有乱说。我师父今天高兴,和林凡喝了一瓶白酒,林凡也醉得不醒人事。我正要回去找人把他背回房间醒酒呢!我师父喝了一杯蜂蜜水,恐怕现在已经睡得不醒人事。”

  艾美压低声音说话,米娜却故意放开喉咙大声说道。贝梓洋听米娜这么说不由得回转身,米娜扬起手中的两只大红包,补充说:

  “我师父一时高兴给了我两个大红包。”

  林凡和戚威廉喝酒,还喝醉了,这让费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是说林凡现在木楼?”

  他比贝梓洋更想马上奔去木楼了。

  费南手指敲着太阳穴,想要理清思路,可是思路却是越理越如一团乱麻。

  他根本无法想像眼前的场景是怎么发生的。和林凡一起去后花园,林凡又先他一步回到前院。林凡不可能出现在木楼,更不可能醉倒在戚威廉的画桌旁边……

  “威廉真喝醉了?我记得他还是能喝点酒的。”

  扑鼻的酒味呛得贝梓洋抬手掩鼻。走近戚威廉的床边,看着戚威廉醉得酡红的脸颊,嘴角还漫着和着酒糟味的涎水,他皱紧眉,仔细打量着戚威廉的脸。

  戚威廉的五官还像他印象中一样那么儒雅,没有一丝岁月侵蚀的痕迹。放在胸前的手甚至比从前还要细腻光滑骨肉匀称。

  这样一张脸,这样一双手,是多么让人着迷啊!难怪女人们都对戚威廉趋之若骛,难怪贺伊澜宁愿嫁给家境普通的戚威廉……

  “这孩子怎么喝这么醉!”

  费南终于把高大的林凡扛在了肩上,趔趄着走到门口。艾美侧身让开,费南艰难地一级一级走下木梯。木梯被他踩得硌硌作响,好像随时会断裂坍塌一样。

  “贝爷,你看还要在这里呆着吗?或者晚上等威廉大师酒醒了再招呼你?”

  艾美站在门口淡淡地说道。

  齐红星进门扫视一圈就赶紧出去了,浓浓的酒精发酵味道让她觉得窒息和恶心。她在艾美身后朝贝梓洋努了努嘴,示意没必要在这里多耽搁。

  贝梓洋的目光在墙角的画架上停了一会,确定那是一幅戚威廉还未完成的作品,他嘴里打着哈哈。

  “不用了,让威廉好好休息吧。只怕明天宿醉起来会更难受,我和红星还得赶回云台,晚上约了秦飞一起喝酒。”

  看着大家下楼,米娜反手把木楼门关严。蹬蹬跑下楼追上费南,帮他搭把手托住林凡的小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