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53.这个作者磨磨唧唧,始终不肯推动剧情。

作品:我的女友是声优|作者:死活不起床|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2-10 23:23:56|下载:我的女友是声优TXT下载
  夏日的东京天空,该怎么形容才好呢?

  用{和动漫里的一样}似乎显得笼统和虚幻,难以真实地传达给读这行字的人。

  但仔细想想,文字本身就有局限,再加上与文字相比不值一提的运用文字的人,想要传达一片天空给人的舒适和震撼感,怎么想都是一件不简单的事。

  那就用【蓝与白的天空,色彩单调却又鲜艳。】——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简单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只希望读者把这句话读三遍,再结合实际经历,最后在大脑努力构造出和自己现在所看到的同样澄澈的天空。

  村上悠站在路边电线杆下,望着纵横交错电线上的八月晴空,心里想着七月份《届不到的爱恋》的构词。

  “村上君,要吃什么口味的?”小卖铺里的中野爱衣唤了一声。

  “菠萝。”

  不一会儿,几个女孩手里吃着冰激凌走过来。

  “给。”中野爱衣把冰棍递给他。

  村上悠撕去已经挂上水珠的包装,咬了一口。

  他跟在她们后面,一起慢悠悠地走在居民区巷子里。

  为了把宠物寄放在最近的宠物店,他们走了一条不经常走的路,很窄,再小的汽车也开不进来。

  在路边有一家麻将店,门口牌子上写着老板年轻时候是职业选手。上面还有比赛时的照片。

  过了麻将店,再下一个20度左右的小坡,有一家红色挡雨板已经掉漆的花店,是一个老婆婆开的。

  夏天是花店的淡季,村上悠经过时望了一眼,只看到一片绿色的盆栽,没瞧见鲜花还有客人。

  老婆婆吹着风扇,在柜台后面看着一台同样苍老的电视机。

  村上悠看了眼手里吃了一半的冰棍。

  “这是桃子味的?”

  “是啊,怎么了?”中野爱衣回头看他。

  “不,没什么。”

  隔一段路出现的榉树,电线杆的倒影,互相吃着对方冰激凌的女孩们,还有偶尔吹起的穿堂风,村上悠感觉自己被逼着出来也未尝不可了。

  这个想法没持续多久。

  出了这天巷子,没了居民楼的遮阳,再加上桃子味的冰棍也吃完了,天气一下子炎热起来。

  他的体质好归好,但该感觉热还是热,该冷还是冷,只是轻易不会因为热和冷生病而已。

  几人赶到车站,总算稍微舒坦一些。

  “我问问种酱她们到哪了。”东山柰柰在手机上打了几行字。

  除了村上悠,其他三人的手机立马响起来——她是在【东京老年人穷游群】里发的消息。

  东山:大家都到哪里啦

  东山:我们到车站啦,马上去涩谷

  东山:?(?????)?

  种田:我已经到了

  种田:在上次《点兔》聚餐去的咖啡店里等你们

  种田:(咖啡果冻.jpg)

  种田:(万花筒冰激凌.jpg)

  佐仓:给我留一口!

  凹酱:我也要!!(>○<)

  东山:种酱~~~

  种田:不给,哈哈,我一个人全部吃完!

  赤琦:我刚上车,估计和你们一起到

  种田:赤琦,我把咖啡店地址给你,你到了直接来找我

  赤琦:好的

  赤琦:这天气真是热死了,还是车上舒服

  中野:@大西@水籁,你们两个呢

  大西:我们这边的公交车换了新的,上面有空调,wifi,躺椅,还有厕所!!

  大西:inori非要试试

  大西:我们可能要晚一点到了

  大西:抱歉

  水籁:后门上车的公交车!!!第一次遇到!

  水籁:(村上悠侧目而视.jpg)

  水籁: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单轨电车!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水籁:(水籁和大西躺在座位上,戴着墨镜,仰着下巴,像是时尚女郎在做日光浴.jpg)

  凹酱:好酷啊~~!!

  佐仓:我还以为大西你有多不情愿呢

  佐仓:结果自己也玩得挺开心

  佐仓:放心,我会把这件事告诉村上的

  水籁:是我逼她的

  大西:大西抢我手机!

  中野:哈哈~~

  “对了,村上呢?”

  四人抬起头,左右看了看,在卖杂志的窗口看到他的背影。

  他手里拿着杂志,一边翻看,一边和买杂志的老头聊天。

  隔着有点距离,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中野爱衣看表,距离下一趟电车还有一段时间,也就没喊他。

  她们又在群里聊了会:批斗种田,和水籁一起奚落无辜的大西。

  再次抬起头,去看村上悠,居然还在和那个老头说话。

  “他这个人,怎么和谁都能聊起来?”佐仓小姐笑道,“什么情况?”

  “村上君!”东山柰柰喊道,“电车快来了,快过来!”

  在她们的注视下,村上悠对老头挥了挥手,往她们走过来。

  他今天穿......

  总之,八月的阳光把他照得很帅,或者说,因为他,八月的阳光才变得明媚,不让人讨厌。

  “你们聊什么呀?”东山柰柰好奇地问。

  “等电车快速化妆女人和电车协理员的爱情故事。”

  “都是什么呀。”东山柰柰认为他在胡说,故意不告诉她,发出“嗯——”的可爱气愤音。

  她看起来甜美又可爱,红色格子裙也在轻飘飘的挥洒阳光。

  车站自动贩卖机旁,一行可能参加完周六社团活动、正准备回家的校服高中生,嬉笑着猜拳。

  “石头剪刀布!”

  “哈哈哈!”

  一个男孩发出哀嚎,然后在同伴的起哄声中,往贩卖机里塞钱。

  然后,他们便每人拿了一瓶看起来似乎非常美味的饮料。

  “我们也来吧!”悠沐碧右手背在身后。

  “输了的请客喝饮料!”东山柰柰的唇缩成一团,小脸严肃,只有眼珠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好啊。”中野爱衣笑着点头,右手捏了松垮垮、一看就没丝毫力气的可爱拳头。

  “我就算了。”村上悠翻着杂志,“不渴。”

  “不渴你可以先买了拿在手上,夏天多补水。”佐仓小姐十分好心。

  村上悠看了一眼,佐仓小姐笑得很狡猾,像是山野溪水间一闪而过的白狐,她那娇柔却又矫健的身姿,柔和飘逸的白毛,灵动狡猾的眼神,无不让偶遇她的人在往后的深夜里辗转反侧。

  猜拳,输的理所当然是村上悠——只出拳的人,要想赢的话,只有对方想输这一种情况。

  村上悠去买饮料,刚才穿学生服里猜拳输的那人,笑得前仰后合,手都撑膝盖上了。

  大概是因为,村上悠需要买五瓶,而他只要买四瓶。

  村上悠把饮料给中野爱衣时,她笑着说:

  “村上君,想不到你居然还记得{猜拳只能出拳头}的约定啊。”

  “我答应你的,当然要好好做到。”

  电车进站,带来热气腾腾又干燥的风。

  樱花庄的五人赶到咖啡店时,赤琦千夏已经到了。

  昨天还在片场一起工作的几人,像是许久没见的朋友一样聊起天。

  村上悠在一颗绿萝下看杂志。

  11:15,水籁祈和大西纱织也来了。

  两人戴着一黑一白太阳帽,暗红色边框、可以遮掩大半个脸的太阳镜,仰着白皙脸蛋,迈着整齐划一的猫步走进咖啡厅。

  “请问,”种田梨纱说,“是水籁小姐和大西小姐吗?我是你们的粉丝!你们的电视剧我通通都有在看!”

  两人同时用右手食指压下太阳镜的鼻梁,微微低下头,眼珠子向上地看着她。

  “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水籁祈酷酷地回答。

  “啊,请不要这样。我正要去夏威夷度假,请不要偷拍。”大西纱织像是受惊的小鹿,很像电视里楚楚可怜的女主角。

  “喂。”佐仓小姐拍了下桌,笑道:“那边两个泳池里戴墨镜的小孩!你们家大人呢?”

  “真是的。”水籁祈脱下墨镜,“铃音一点都不配合。”

  “哈哈哈~~”种田梨纱拍着笑起来,看样子也是忍了很久。

  “村上桑,给我们拍照吧!我们自拍的效果很差。”水籁祈把手机递给村上悠。

  村上悠放下杂志,给两人找了下角度,借助玻璃外的光线,拍了一张。

  【摄影lv3:11/100】

  村上悠的摄影技术,拍出来的照片只能说好看、唯美,但要达到如梦似幻的程度,还远远不够。

  其实大多摄影师拍出来的照片,只是拍出一个很好的“底子”,真正想让客户满意,修图是不可避免的。

  要想拍出不需要修图就非常好看的照片,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只说人和,不是人人都长得好看,脸上光滑到没有一颗痘痘或者凹坑,有的,甚至还要拉低发际线。

  目前为止,村上悠拍出的照片不需要修图就让几个女孩满意,也是她们本身长得足够好看。

  “小祈,墨镜借我一下,我也要拍!”东山柰柰看了照片效果。

  “那大西的借给我。”佐仓小姐也很有兴趣。

  没有女孩能拒绝拍照。

  11:35,一行人终于出发前往位于宇田川町的叙叙苑烤肉店。

  【摄影lv3:16/100】

  午餐的价格相对比较便宜,但用掉三万日元的烤肉券,最后还是添了一些才够。

  让八人吃饱之后,村上悠大概已经接受,自己也许生来就是做一个烤肉师傅的命。

  吃完饭去附近买泳衣,顺便消食。

  村上悠直截了当地拿了一条泳裤就坐在等候区,开始从头到尾的开始第三遍翻阅杂志。

  过了一会儿,中野爱衣拎着一个小袋子过来。

  “这么快就好了?”村上悠问。

  “是啊,有些话想问你。”中野爱衣手按在裙子,挨着他坐下。

  两人总是待在一起,但仔细回忆,单独相处的时间却很少很少。

  村上悠合拢杂志,用右手拇指按压扉页,快速的翻页,等着她开口。

  “村上君,”中野爱衣把左侧短发全部拢在耳后,“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很正经,或者说能克制自己欲望的男生。”

  是“腿”的事啊,村上悠想。

  虽然这也是一个十分要命的话题,但他心里却松了口气。

  中野爱衣继续说:“节目里说自己喜欢腿,这件事我知道,但陪柰柰去拍MV,一直盯着她腿看,是怎么回事?”

  “村上君,当初是我提议,让你一个男生搬进樱花庄。我很信任你。非常信任你。”

  村上悠拇指停住。

  “男生有那方面的想法,我当然知道。但我希望你能克制自己,做一个绅士。”

  “还有,不要因为女孩子喜欢你,就做一些不合适的事情。”

  “明白。”村上悠点头。

  他没有解释。

  哪怕在心里早已经想好理由,比如说{好奇她什么都不穿,在冬天冷不冷}之类。

  为了加深说服力,还有诸如“在中国那边,很多人对岛国女孩冬天只穿裙子感到好奇和惊讶。甚至有{在冬天,看到围围巾、穿裙子、光着腿的女孩,肯定是一个岛国女孩}的印象”的补充。

  但现在,他一句话都没说。

  大概是因为他心里认为:就算在中野爱衣心里,自己真的是一个变态,对方或迟或晚,总会接受这样的自己。

  要说这样认为的自信和原因,他也不说不上来,但总是有这样的感觉。

  另外,在心底深处,【不愿意让第三个人知道东山柰柰小恶魔的一面】这样奇怪的想法,也是有的。

  也许是“故意给他桃子味冰棍”、“猜拳出拳头”、“没有在女孩挑泳衣时逗留”等原因,中野爱衣不再说“腿”的事情。

  村上悠问她:

  “当初让我住进樱花庄,只是因为相信我吗?”

  “当然不是。我当时想着,等村上住进来,我一定要看好他,不让他做出任何不好的事情。我相信你,也相信我自己。”

  “在我见过的人里,中野你是最诚实的。”

  “在我见过的人里,村上你是最不诚实的。”

  “不至于吧?”村上悠一愣。

  “大概,”她在这里停顿一下,“是因为我几乎不去判断一个人是不是诚实。”

  她看着村上悠:“村上君你是第一个想让我知道,到底诚实不诚实的人。”

  “很失望吧?”

  “还好。”中野爱衣突然笑起来,手潇洒地挥了挥,像是在赶走什么东西吗,又是像是在说{这是怎么都无所谓的事}。

  这一刻,村上悠对爱突然有了形体化的描述欲望。

  有人的爱,像是一座没有围墙的花园:

  她爱的人,从任何一处都可以进去。里面是小桥流水也罢,高楼大厦也罢,任由她爱的人观赏游览。

  另外有人的爱,是一座铁水浇筑的城堡:

  通往城堡的路只有一座吊桥。这吊桥很窄,只允许一个人通过。

  被允许的人进了这城堡,有时候进了豪华的大厅,有时候会迷路到柴房。

  但不管如何,他就在这城堡里,这个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城堡。

  这两种爱,男人更喜欢哪一个呢?

  写《路人女主》的丸户史明选择了后者。

  他村上悠情况远不止这两种简单,还有更多的“爱的形体化”等着他去描述。

  明明是一个连{夏日里蓝天白云}都不知如何形容的三流轻小说作家,居然要去做这么沉重的事吗?

  村上悠长出一口气。

  “怎么啦?”中野爱衣凑近了关心地问。

  “有点热。”

  中野爱衣拿过他手里的杂志,给他扇风。

  “这样好点了吗?要不要坐到离空调近一点的位置呢,村上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