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23章 夜探孟阿婆饭馆计划

作品:阴间驸马爷|作者:苏贯贯|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27 10:05:53|下载:阴间驸马爷TXT下载
  当我看到食指上的碧绿色羽毛图案亮起来的一刹那,心里一阵暗暗惊喜。

  这就意味着我来到这个危机四伏的第七重空间后,又成功恢复了一样特殊能力。

  那就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查看别人过去十年,以及未来一个月之内发生的任何事情。

  尽管这项能力无法攻击别人,让对方受到实质性伤害,充其量也就是吓唬吓唬别人,或者是提前知道危机即将来临,那也能在关键时刻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说不定也能化解一些不必要的危机。

  再加上之前恢复的可以看到阴间恶灵,以及灭杀恶灵的特殊能力,我总算有了点自保能力。

  不再是原本这个世界的文弱分身了,今后绝不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能欺负于我。

  考虑到身边人多眼杂,还有老夫人和姐姐也在旁边,我不动声色地再次默念咒语,将食指上亮起来的碧绿色羽毛图案熄灭了。

  还故意装出一副和其他路过客人没有区别的样子,假装饶有兴致地欣赏着笼子里魔灵凰,慢慢从魔灵凰笼子跟前走过。

  并没有停下来,当场试着让魔灵凰认主。

  期间我留意到魔灵凰歪着脑袋若有所思地看了我和姐姐她们一眼,就低下头对鸟笼子旁边的福伯小声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

  福伯则快速写了一张单子交给了旁边守候的店小二,那个店小二动作麻利地转身向后厨跑去。

  显然魔灵凰已经把我们几个想吃的菜名告知福伯了。

  其实之前在决定带姐姐和肖神医来孟阿婆饭馆吃饭时,我的计划是直接用食指触摸魔灵凰让它认主,然后我就获得了被孟阿婆邀请到三层她住的地方做客的资格。

  并且按照孟阿婆饭馆对外承诺的那般,她还会亲自下厨请能让魔灵凰认主的客人吃饭。

  那么姐姐和肖神医是我的家人,自然也能随我和孟阿婆一起用餐。

  也就相当于我做到了请她俩在孟阿婆饭馆吃饭的说法。

  但当我真的激活食指图案的瞬间,我却改变了主意。

  一来这次临时有变动,是老夫人请我们来吃饭的。

  二来我之前在孟阿婆饭馆门口莫名地感到一丝神秘威压,让我意识到这家饭馆绝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如果我当场让魔灵凰认主的话,势必也得请老夫人随我们一起上三层和孟阿婆见面。

  可是我突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那就是孟阿婆就算是我认识的阴间孟婆,也极有可能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万一她只是个没有完整记忆的分身,根本不认识我的话,那见面的结果就未必是我想象的那么顺利。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家饭馆似乎暗中有一个极其危险且强势的人,或者势力掌控着。

  孟婆说不定也身不由己。

  包括魔灵凰也不排除被这个神秘势力控制着,那我就不能轻易暴露我的身份了。

  谁知道暗中掌控孟阿婆饭馆的神秘势力,是敌是友,会不会因为我的出现,而有所行动。

  到时候不但害了孟阿婆和魔灵凰,也害了我自己。

  毕竟目前的我在没有恢复灵魂千里眼能力,以及可以动用金甲战车法宝之前,还不具备强大的自保能力。

  更没办法保护别人。

  所以我若是贸然带着老夫人和姐姐她们去见她,不但让孟阿婆面临险境,反而还因此给姐姐和老夫人带来危险的话,那我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为了稳妥起见,我才临时打消了当场让魔灵凰认主的念头。

  反正有老夫人请客,已经兑现了我请姐姐和肖神医堂堂正正地走进孟阿婆饭馆吃饭的承诺。

  接下来,我打算先去老夫人安排的包间坐下来陪姐姐她们好好吃顿饭,然后马上赶去参加考核大会,等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想用灵魂出窍的方式,夜探孟阿婆饭馆。

  以我目前的能力,也只有灵魂体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孟阿婆饭馆打探情况。

  至少绝大多数人是看不见灵魂体状态的我。

  而能看见我的,除了死去之人游荡世间的灵魂,还有恶灵,就是极少数天生具备阴阳眼的普通人。

  即使被他们看见了我,我也可以利用阴间驸马爷的身份让他们替我保守秘密。

  当然了,孟阿婆和魔灵凰肯定能看见灵魂出窍的我,到那时我就可以单独和她们好好聊聊,搞清楚她们目前的状况,或者说困境后,再决定什么时候正式公开相认。

  当我和姐姐她们随着老夫人从魔灵凰面前经过后,就随她一起向二楼的楼梯口走去。

  一路上时不时有衣着华丽的不同客人向老夫人请安,嘘寒问暖,以至于我们每走几步就得停下来,足以见得她在皇城的人缘不错。

  鉴于之前我叮嘱过老夫人莫要暴露我是阴间驸马爷的身份,所以老夫人并未刻意把我介绍给那些请安的客人。

  尽管那些客人很好奇地打量着我和姐姐她们,不明白老夫人为何会请我们吃饭,却也没敢向老夫人打听我们的身份。

  但从那些客人临道别时,颇为敬重地看向我和姐姐她们的眼神里,我能感觉到他们都把我们当做极其神秘的贵客了。

  否则如何解释一向高高在上的堂堂城主府老夫人会请别人吃饭呢。

  由于老夫人经常来,所以边走边极其热心地给我们介绍着孟阿婆饭馆的详细情况,以及有关魔灵凰的一些神奇有趣的事情。

  姐姐和肖神医第一次来这里,自然是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回头盯着魔灵凰,都舍不得离开去包间了。

  而我虽然也是第一次来,但我这些年经历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又本身就是魔灵凰的主人,反倒显得很平静。

  况且我还担心一直盯着魔灵凰看,万一被它认出我来,当场认主,岂不是更麻烦,便随便瞄了一眼就侧过头看向其它地方了。

  但刚离开魔灵凰没几步路,我又想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魔灵凰曾经说过,它无法看穿主人的过去和未来,那么它刚才怎么可能看出我今天即将在这家饭馆吃的菜呢?

  一旦它把看不出我的事情告知福伯,那会不会引起福伯的怀疑,最终还是会暴露我是魔灵凰主人的身份。

  而福伯到底是孟婆的亲信,还是那个背后势力派来监视孟婆的人,我尚且不得而知。

  想到这里,我本能地回头再次看了一眼正忙着查看其他客人的魔灵凰,又看了一眼同样忙忙碌碌的福伯,并未发现异常,又松了口气把头转了回来,继续跟随老夫人向二层包间走去。

  我猜测也有可能是我没有用食指上的碧绿色羽毛图案触碰魔灵凰之前,就不算是这个世界魔灵凰的主人,那么它就能看穿我的未来,自然也能像预测其他客人那般提前知道我想吃什么。

  “肖神医,这魔灵凰真得好可爱啊!也很神奇!居然只要看我一眼,就能提前告诉福伯我吃什么。你说它会不会真的是神鸟啊?”

  姐姐在走上通往二层包间的楼梯,再也看不见一层大厅入口处的魔灵凰时,才恋恋不舍地把头转回来看着身边的肖神医问道。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神鸟无疑啊。你想啊,就连七大仙宗的宗主都无法让它认主,就足以证明它来历非凡啦。今天托老夫人的福,终于有机会见识了一下传说中的神鸟,真是不虚此行。哈哈。”

  肖神医兴致颇高地回答道。

  说完之后,也是颇为兴奋地大笑起来。

  “哪里哪里啊,应该是托苏公子的福才是,若不是他今天治好了我的病,我也不可能再次来孟阿婆饭馆解解馋啊。我今天原本打算去皇家寺院烧香拜佛,为自己祈福,早日康复的。所以啊,我们都得感谢苏公子才行啊。呵呵。”

  老夫人摆了摆手,又看着我一脸感激地说道。

  “呵呵,也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安排好的吧,是天意如此,大家不必再谢我啦。”

  我淡淡一笑,意味深长地随口说道。

  “这就是我常年预定的包间,苏公子请进吧。哦,对了,苏公子,之前听您说来孟阿婆饭馆是要见一位故人的,不知是哪位啊?要不要请到我的包间一起用餐啊?”

  当老夫人带我们刚走到一间名叫永寿堂的华丽包间门口时,她猛然间想起了什么,热情地问道。

  听老夫人这么一问,姐姐和肖神医也是好奇地看向我,显然也是没想到我居然还在这样奢华的饭馆里有故人。

  毕竟之前我只是跟姐姐和肖神医说,我要请她俩来孟阿婆饭馆吃饭,并未提及见故人之事。

  而我之前跟老夫人提到的故人,就是指的孟阿婆。

  我跟老夫人这么说的意思只是想以此为借口,让她给我和姐姐她们解决一身像样的衣服罢了。

  并不打算告诉她我其实是来让孟阿婆请我们上三楼吃饭的目的。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老夫人居然直接请我们来了孟阿婆饭馆,而我又临时打消了让魔灵凰认主,以及被孟阿婆邀请进入三楼吃饭的念头。

  所以此刻我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位故人是谁的问题。

  说孟阿婆肯定是不现实的,但说此刻在店里的其他客人吧,我也不知道该说谁。

  通常能来这里吃饭的客人非富即贵,老夫人又是城主府的人,德高望重,在皇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相信但凡在皇城有点身份的客人,又经常来这里吃饭的话,都应该认识老夫人。

  我若是随便指一位糊弄老夫人,一旦老夫人非要热情地过去邀请对方去她的包间吃饭,当场就得被揭穿。

  而且更麻烦的是,姐姐和肖神医可是从小看着我长大,对我认识什么人太了解了。

  所以这位故人若是太过牵强的话,姐姐和肖神医也会看出破绽。

  就在我故作平静,脑海里快速思考对策时,隔壁名叫芙蓉堂的包间突然间门开了,一个我极其熟悉,让我惊喜万分,却又许久未见的故人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