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9高义

作品:民国之远东巨商|作者:叁拾伍|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2-15 00:13:17|下载:民国之远东巨商TXT下载
  1903年8月初的这个下午,沪上的百姓知道件新鲜事。

  那就是许多的建筑行当的老板都在一股脑的往西跑。

  消息是从黄包车夫口里传出来的,因为人就是他们送的。

  所以百姓们很快晓得原来他们是去见韩查理。

  不过这些老板们一窝蜂的过去干嘛,却不是外人能够知道的了。

  因为上百个毛子站在门口,拒绝任何陌生人进入。

  蒋文武得了韩怀义的嘉许后办事很卖力。

  他布置的会场在一座新建仓库中,一人一椅带一茶几,茶几上提前放着杯盏。

  所有的椅子朝着一面,而最顶头还留了把椅子,如王座似的,那是他留给老板的。

  另外蒋文武还特地从灾民里选了十几个小丫头负责给这些老板们添茶倒水。

  时间将至,会场里热闹非凡。

  因为很会办事的蒋文武通知的很细致。

  他将沪上几乎所有参与建筑行业的商人都一网打尽。

  这些商人无论事业大小加起来足有五十几号人,他们或是自己有商行或是基本的工头,反正能来的都来了。

  人嘛,从来分三六九等。

  大老板自然衣冠楚楚的坐在前面,小工头就只能憋在后头,不过大家说来说去都是一个疑惑,韩查理叫来这么多人干嘛。

  三点整。

  韩怀义拿着自己写好的章程,从办公处走进这里。

  看到他来众多人都纷纷起身。

  “韩先生。”“见过韩先生。”“韩先生好。”

  问候声此起彼伏,哪怕没见过他本尊的,只这一眼就看出韩查理果然是个洋派人。

  你看他西装革履气质磊落,那腰杆子都是直的。

  也是,洋人都敬畏的人腰杆子能不直吗?

  至于那些过来帮衬的小丫头们,看到剑眉星目的韩怀义,见惯家里父兄衣衫褴褛气质卑微的她们脸都红了。

  怎么有这么好看的银。。。

  韩怀义哈哈着客气的四面作揖,然后道:“大家都坐,咱废话不多说,我找你们来是和大家商议着一起赚钱的。”

  他此话一出,商人们都哗一下沸腾起来。

  韩怀义示意他们安静而后说:“诸位中有人通过些关系不是一次想找我了,找我干嘛呢,大家都是生意人自然是为生意,总不见得找在下为你把谁做特是不是?”

  商人们不由捧场的笑了起来,韩怀义一抖手中的东西:“既然是为生意,我对生意的理解有两点。一句话叫做天上没有平白无故掉馅饼的事,其二,天下没有一个人吃独食的道理。”

  坐在下面的人中,有些年岁都已经近半百了,听完韩怀义这两句话细细一品,不由暗赞。

  因为韩怀义简简单单两句说尽人心。

  “我确实关系深厚,公董局的相关业务对我来说就是碗里的食,我不肯放谁也别想动,可是这样对吗?首先我一个人吃不下,另外诸位同仁哪个没有老小要养,比如肚子颇大的周老板外边还有三房小妾敲骨吸髓,周老板过的不容易啊。”

  被他点名的周宝泰是南通人,来沪上已二十年,在行业内也算有些名望。

  一般的小工头被他怼上屁都不敢放,但韩怀义当众拿他开刷,他却得接着。

  胖乎乎的周宝泰闻言赶紧赔笑:“所以在下才厚颜想找韩先生您讨口饭吃的。”

  “周老板客气了,论年岁资格你都是前辈,我们互相合作才对。好了,接下来我言归正传把我的主意和大家说一说,这个主意呢肯定出乎大伙儿的意料。但对你我和大家都合适。因为我求财只肯直中取,如此大家也安心。”

  韩怀义随即示意蒋文武将分包计划,和建筑行会的章程一顿读。

  他自己则走去外边招呼两只毛子将从新作的灾区沙盘蒙着布抬进来。

  蒋文武读完后,一众商人不由震惊。

  因为除非白痴才看不出其中真意。

  韩查理这么一安排以后沪上,最起码法租界的建筑事宜就是他说了算了。

  可是大家也晓得,按着韩查理和公董局的关系这事本来就是人家说了算。

  但这样一弄的话,大家也有肉吃也有发言权,并且还不担心被他吃独食被他坑,除非韩怀义拿出来的这些章程是在放屁。

  严格说来,韩怀义等于往自己头上套了个枷锁。

  这。。。

  周宝泰作为行业老辈,忍不住起身代表众人发问:“韩先生,您这么做的话,岂不是自找麻烦?”

  “没有规矩哪有方圆,不能一荣俱荣谈何繁华沪上,韩某人既不是独夫更不是貔貅,何况赚钱之外还有情怀,要是诸君能支持我的决定,和我新罗马联合起来共建新上海的话,我就算少赚点又怎样呢?”

  韩怀义说完示意毛子将蒙着沙盘的布揭开。

  一个划时代的微缩城区就出现在了商人们面前。

  “这?”商人们看到实物后更为震撼了,周宝泰估计平时爱看些杂文,他指着沙盘哆嗦着问:“这莫非是纪晓岚说的红柳娃的国度?”

  我还蹑空草呢,韩怀义招手让他们靠近仔细看。

  一群清末的商人凑在沙盘面前又稀奇又吃惊,他们连番发问韩怀义一一解答。

  足足过了半响众人才回头坐下,韩怀义这时说:“大家如果同意我的意见,那么这片地盘的建筑就由大家一起来弄,到时候我会具体划分区域,在座诸位无论资质实力总能有些肉吃,诸位觉得如何啊?”

  周宝泰这会儿已经完全消化了韩怀义的思想,他心悦诚服的道:“我完全同意韩先生的意见。”

  “大家呢?有疑惑只管问。”

  最后面一个面色枯黄的工头欲言又止,韩怀义指着他:“能来的都是同行,你只管问。”

  对方犹豫再三终于道:“韩先生,我们这样的也能做监督员吗?”

  “当然,只要加入协会,都可以做监督员。要是将来你慢慢发达了,资产达到五万还可以做委员。”

  “那我可不敢,我都听韩先生您的。”

  “万万不可。”韩怀义却正色起来:“如果做委员了不仅仅不能听我的,也不能听任何人的,你们得听谁呢,得听自己的良心。百姓一家老小费尽积蓄购买的房屋得保证质量。要是人家住的好好的坍塌了的话,那就是谋财害命!那是要有报应的,你可晓得?”

  年纪轻轻的韩怀义气质厚重言辞如山,他讲的良心两字在眼中闪闪发光。

  众人被深深震撼后全场起身,不约而同道:“韩先生高义!”

  韩怀义却无语了,神特么高义。

  我又不是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