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七十八章 帮师父省点心吧!

作品:绝对一番|作者:海底漫步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5 00:13:05|下载:绝对一番TXT下载
  日本电影采用的是分级制度,会将上映影片分为G、PG12、R15、R18四级。

  G是全年龄段观看,PG12是未满12周岁须由家长陪同观看,R15则是15周岁以下不准观看,R18以此类推,而分级制度由映画伦理委员会负责,主要从三方面考虑:血腥暴力、犯罪诱导以及色Q程度。

  比如说,影片中一个画面是白刃格杀,要是观众能看见一刀刺入,鲜血横飞,就凭这一个镜头,影片十有八九就会被分进R18了,但你要换个拍法,让观众无法看到刺入动作,只看到受害者背后冒出半截长刀,这十有八九就会被分进R15,甚至要是连冒出来的半截长刀都省了,那就有大概率会被分进G级。

  色Q方面也是一样,双方在床上赤果肉搏,不用想,铁铁的R18,但你在演员身上搭条薄薄的毯子,遮掩一下关键部位,那就是R15,再遮的多一些,就有一定可能争取PG12——G级就别想了,除非删减了相关镜头。

  犯罪诱导方面则更主观一些,主要看某些情节会不会诱导未成年人进行模仿。如果有类似情节,严重的R18,轻的R15,PG12基本不可能,G级更别想——相对于色Q和暴力,曰本在这方面其实查的更严格。

  在这种分级制度下,曰本的电影制作公司都尽可能的会追求G级,毕竟谁都希望自己的影片受众可以广一点,尤其不喜欢影片被分进R18——曰本青少年是观影主力军之一,特别是在读的高校生,一但影片被定义为十八禁,这些人基本就全给关在门外了。

  但也有都京映画这样的异类,专拍十八禁影片,一般都是给院线填补午夜场或是通宵场的,根本不在乎映画伦理委员会怎么看他们,爱怎么分怎么分,反正是一定要搞色Q和暴力的。

  说真的,在社会上风评很不好,大概也就比极道控制的AV小电影公司强点吧,属于社会毒瘤,但处在法律灰色区域,大家治不了他们,格调只能说负数。

  要是千原凛人能做主,他是不会考虑和这种公司合作的,而且《跳跃大搜查线》的剧场版也不适合交给他们来拍——那是正经电视剧,卖点是公司职员一样的警察,但要交给都京映画这样的公司来拍,非给你拍成打打杀杀,血肉横飞的动作片不可,说不定在里面还是搞点小H色。

  剧场版应该妥妥的是G级的,但都京映画拍出来,能R15就谢天谢地了——一个公司有一个公司的风格,都京映画从传闻中来说,就是这个样子,你改变不了。

  千原凛人对选择这么一个合作伙伴有些困惑,志贺步则解释道:“都京映画制作能力是差了点,但只有他们和四大关系不密切,而且时间也不允许再挑挑捡捡了,现在是只能选他们进行合作。”

  千原凛人缓缓点头,日南映像之前都开始谈了,结果不知道被谁搅黄了,想来别的大型电影公司一个样,四大在人脉方面肯定还是比关东联合强,都能搅个七七八八,志贺步是只能选这个“十八禁”专业户进行合作,而且时间确实也不太足了。

  《跳跃大搜查线》已经连续放送了三季,下一季不管怎么说都要进入休养期,不然剧组会死人的,那这时候正该上剧场版,错过了这时机,之前积累的人气会白白流失不少,《跳跃大搜查线》这个IP的价值也会大降。

  只能选这家合作的话……

  千原凛人沉吟了片刻:“能把拍摄权拿过来吗?”

  要是能拿过来的话,他挤不出时间来拍,至少能做做品质监督,但他想得挺美,情况却不是那么好。

  “不太可能。”志贺步直接摇头道:“至少都京映画的制作部门肯定不会同意,双方都有投资,又是第一次合作,他们不会放心到把主导权交给咱们。”

  开拓新业务通常都比较难,千原凛人能理解,想了想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笑道:“好像是这样的,那也只能如此了,毕竟开这个头很重要。”

  “没错,万事都是开头难,开了这个头就好了。”志贺步很想替电视台找到一条赚钱的新路子,这对他来说也是重要业绩。他很重视这件事,倒挺希望千原凛人也能参与进来,又重拾话题,“要不要下次会面时,你也过来看看,帮着我出出主意?”

  他对千原凛人的能力非常有信心,感觉千原凛人要是能当个参谋也不错,但千原凛人觉得自己还是别掺合了比较好,说了又不算,掺合起来没意思,再说自己也有一屁股事干不完,就算有点时间,不如先去顾自己的事好了。

  他马上委婉道:“最近可能脱不开身,明后天我可能就要去奥陆了,那边有些重要镜头需要我过去主持。”

  志贺步有些失望,但也没勉强他,毕竟千原凛人已经提供了剧本备选,还愿意把名气借给电视台用,这已经很够意思了,不能要求更多,便点了点头:“那有新情况,我随时通知你。”

  千原凛人觉得没必要,但还是笑道:“好。”

  志贺步觉得这样也可以,帮千原凛人续了续茶,又换了个话题聊了起来。

  先是聊了聊近期台里高层间的一些八卦,又关心了一阵子千原凛人的私人生活,还顺便问了问宁子的近况——他也忙,但手下第一得力的打手来了,联络感情很重要。

  千原凛人陪着他足足又扯了半个多小时,然后感觉差不多了,这才起身告辞,而志贺步“礼贤下士”很上瘾,跟着就要把千原凛人送出门,但刚出了门,迎头就遇到了正等候接见的真田有幸——志贺步从朝月电视台挖来的那位资深制作人。

  千原凛人都快把他忘了,第一眼差点没认出来,倒是真田有幸问候完了志贺步,马上向他鞠躬:“千原专务,您辛苦了。”

  “真田桑也辛苦了。”千原凛人和这人没什么利益冲突,自然对他笑眯眯的,客气了一句就客气的请志贺步留步,又冲真田有幸点了点头,这才往电梯去了。

  真田有幸则微微欠身相送,他本来刚跳槽到关东联合还有点野心勃勃,精心准备了一个好节目,打算也来次一鸣惊人,结果这一季所有人都在讨论《奥陆第一美姬》,他的节目虽然收视率还不错,但反响并没有想象中大。

  在这一行收视率就是衡量一切的标准,实在让人无话可说,只能恭恭敬敬。

  …………

  千原凛人也没管真田有幸去找志贺步干什么,想来不是来拍马屁的就是为夏季档来提前通气的。

  无所谓了,这些都不关他的事,他一路回自己办公室,主要是在考虑和都京映画合作的事,感觉有点遗憾。

  《跳跃大搜查线》的剧场版票房都很不错,原本他还希望到时赚了钱来自己能多分点,但现在交给了那个“十八禁”专业户来制作,前景猛然就黯淡起来,票房突然就很难说了。

  可惜啊可惜,希望都京映画给力一点吧!

  他略遗憾了一会儿便把这事丢到脑后了,主要是这事他无能为力,再遗憾也白搭,别说他没时间,就是有时间去拍剧场版也不可能,所以也就只能看运气了。

  他一路回了办公室,找到了西岛瑠美,把专务方面的工作处理了一下,有些事做了预先吩咐——在拍摄基地时,西岛瑠美还比较容易跑去找他,但去了奥陆地区就不怎么方便了,有些事要提前吩咐好。

  然后他又去《人间观察》、《冷暖人间》等剧组转了一圈,露了露脸,鼓舞了一下士气,表示自己还没忘了这些手下,大家都好好干,别偷懒,顺便找到了村上伊织,把和志贺步沟通好的事和她说了说,把编理由要预算的事交给了她。

  等这一连串的事都忙完了,他也没急着回拍摄基地,反而直接回了自己家。

  他准备去奥陆了,而女朋友不是喜欢旅行嘛,他有点想以公谋私带着女朋友一起去——主要是奥陆地区那边愿意支持他们拍大场面,骑马、混战、夜战以及火烧“村落”,估计挺热闹的,他觉得宁子应该会喜欢。

  他进了家门,然后在屋子里转着开始找女朋友。这次宁子没在木廊上偷懒打盹,却是在画室里,而且美千子也在。

  美千子见了他很开心,高兴叫道:“师父,您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

  这才下午四点半,她也是刚放学回家不久,依她师父的性格,这时间正忙得团团转才对,怎么可能进家门。

  “今天回电视台有事,顺便回来看看。”千原凛人随口解释了一句,又笑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美千子拿起了几张宣纸汇报道:“我请宁子姐姐帮我写点东西,她的字好看。”

  千原凛人凑过去一瞧,发现都是些招牌、菜单之类的内容,想了想便明白了,笑问道:“是不是你们学校要举办文化祭?”

  “是啊,我们班要开家小店,好麻烦。”美千子不是很喜欢集体活动的类型,也和同学玩不到一起去,不想凑热闹去帮忙干着干那的,就用认识“有名书法家”的理由接了这单人工作,其实就是回家来让宁子帮她写。

  千原凛人无所谓,看着宁子在那里用毛笔慢慢书写菜单,而宁子歪头看了他一眼,抿嘴一笑,顿时他也乐了——自己女朋友真好看啊!

  美千子看看他,再看看宁子,有些不太乐意了,用力拉了拉他的袖子,问道:“师父师父,这周周末两天,我们学院举办文化祭,你要不要来参观?”

  千原凛人愣了愣,不好意思道:“这个……我马上要去奥陆那边,这周回不来,可能去不了。”

  美千子有些遗憾,但她懂事,也不敢说让千原凛人扔下拍摄不管,非要陪她去玩,只能郁闷道:“这样啊,好可惜。”

  千原凛人笑着拍了拍她的头,以示歉意,转头向宁子笑问道:“你和我一起去奥陆怎么样?”

  他准备带着女朋友去双宿双飞,工作旅行两不误,但美千子怔了,这怎么可以,我还没放假呢,我去不了啊,只是你们两个去吗?

  她顿时小脸就皱了起来,更郁闷了,而宁子转头看了看千原凛人,温婉道:“我就不去了。”

  美千子脸色瞬间就好了,喜笑颜开,换成千原凛人脸色不对了:“怎么了,你没时间?”

  “是啊,我答应美千子酱去文化祭了。”

  千原凛人无语了,而宁子笑成了眯眯眼:“不开玩笑了,千原君是去工作,又不是旅行,我去不太好,会分你神的,我还是留在家里陪美千子酱吧!”

  美千子乐了,一把搂住宁子的胳膊:“对,师父自己去吧!”除非她也可以去,不然就让千原凛人自己去,反正不能排挤她,排挤她是不对的!

  千原凛人没轻易放弃,继续努力劝说:“就算我是去工作,你去也没关系吧?就像你要举行新书签名会,我不也要去吗?”

  “我的书举行签名会,千原君为什么要去?”

  “我不用去吗?”

  “当然不用去,那是我的工作,你去干什么?”

  千原凛人更无语了,感觉自己真是可以,找了个神仙女友。他无语了一会儿,乐了,放弃了,感觉也行吧,工作上互相分开也挺好,笑道:“好吧,那我就自己去,可能要去一周多的时间。”

  “我过会儿帮你收拾一下行李。”宁子说着话也没妨碍她写字,已经把菜单抄完了,直接搁下了笔,“千原君帮我看看写的怎么样。”

  千原凛人拿起来瞧了瞧,发现宁子不愧是专业级别的画家,字写的娟秀又有灵气,说真的,比他都强不少,但他直接开玩笑道:“有我七成水准了。”

  宁子是看过千原凛人抄经书的,知道他的字如何,眯着眼儿看他,似有不服——书画方面可是她的爱好,和别的不同。

  她直接铺了纸,压好了镇纸,起身让贤,笑眯眯道:“刚好笔墨有现成的,千原君试一试?嗯,写幅字送给我好了,这可是女朋友的请求哦!”

  千原凛人没想到宁子还真想和他练练,不由心里有点虚了,但输人不输阵,他也没拒绝,直接抄起了毛笔,笑道:“好,送你一幅,回头你裱好了挂在房间里。”

  他嘴上开着玩笑,但手头上认真了三分,微微凝神了片刻,拿出了小学练了三年的书法水准,大笔一挥就抄了一首词: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随后题了名,然后退了一步提笔端详,发现确实没宁子写的好,有点丢人,但他也无所谓,本来就是开玩笑嘛,这是情侣间的情趣,给女朋友笑两句也没关系:“怎么样,是不是很不错?”

  但问完了,一时没听到宁子说话,不由转头望去,而宁子微微歪着头看了一会儿,脸儿有些泛红了,轻声道:“很好,我……我很喜欢,我会裱起来的,千原君。”

  顿了顿,又问道:“是写给我的吗?”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有点像是写给我的啊……

  千原凛人愣住了,他就是想开个玩笑,而且写给女朋友当然要挑情诗,根本没多想——坏了,忘了这世界没这首词了。

  他连忙声明道:“是写给你的,但是我……”

  该怎么说,我抄的谁的啊?反正也没主儿,不行就拿来讨一次女朋友欢心?好像不算过分吧?

  他在那里开始做心理建设,而美千子在旁忍不住了,连声问道:“师父,你写的是什么?”

  汉字她认识一点,但这么连起来一大串就超出她能力了,根本读不下来,而宁子似乎超级喜欢这首词,眼睛亮亮的给美千子译了一遍,让美千子一双纯净的大眼睛也亮了。

  她一把拉住千原凛人就叫道:“师父,也给我写一张!”顿了顿,又叫道:“要和宁子姐姐不一样的!”

  宁子该有的,她觉得她也得有!

  千原凛人则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正细心把宣纸收起来,似乎真要拿去裱的女朋友,顿时很无语——你师父一时大意,光顾着卖弄书法了,不小心抄错了你还要添乱。

  帮师父省点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