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4章 设计怀孕

作品:凤起田园|作者:兰诗诗|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5 00:13:18|下载:凤起田园TXT下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海棠文学]

  wxlife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京中,你收敛点!”百里敬轩目光冷淡的看着身旁的女子。

  这个女人虽然对他的帮助很大,但她带给自己的麻烦也不小。最近京城中多有壮年消失不见,种种证据都指向她。若不是此女还有利用价值,他真的不想管她,更不会为她善后。

  阿轩都知道了?

  沈青萍忙道:“对不起阿轩,我下次会处理干净,绝对不会连累到你。”

  百里敬轩站起身,欲要离开。

  “阿轩,天都这么晚了,你就不要走了。”沈青萍急忙挽留。

  在外人看来,阿轩经常留宿在她这里。只是这不过是表面功夫。

  除了第一次外,其他时候,他都是在她这里坐坐,商量要事。

  身为女人,她当然也想要和心爱的男人温存,替他生育属于他们的孩子。

  百里敬轩眼底露出一抹厌恶,“不必了。”抬步离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沈青萍心中很是失落。可是转眼间,她眼中便露出一抹光。

  阿轩在乎权利,那她就替他夺来。那样的话,她势必在他心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

  冷风瑟瑟,百里敬轩却感受不到丝毫冷意。他大步向前迈去。

  蓦然间,他瞥见前方廊亭中出现一抹熟悉的背影。

  媚儿……

  百里敬轩忙快步走去。

  廊亭四周纱帘垂下,随风飘荡,若隐若现。角落里燃起熏香,白色烟雾弥漫升起,如同仙境。只见一身着红衣的妩媚女子,白纱遮面,手执酒壶,倒了两杯酒。

  “媚儿。”百里敬轩到了廊亭中,随手扯掉一块碍眼的纱帘,目光惊喜的看着坐在矮桌前的女人。

  那女子也不回话,伸手指向对面,示意他坐下。

  百里敬轩没有犹豫,便坐在对面。

  女子将其中一杯酒推到他的面前,便掀起白纱,喝下杯中酒。

  百里敬轩不容有疑,也跟着端起酒杯饮下。

  熟悉的酒入肠,他望着对面心爱的女子,眼中都是情意。

  女子执起酒壶,又为他倒了一杯酒。

  百里敬轩依然没有犹豫的喝下。

  接连几次,直到壶中酒饮尽,而百里敬轩也逐渐有了醉意。

  “这酒……”这酒不对劲。

  这时候,他察觉到了一丝异常。只是望着对面深爱的女人,他又将这想法抛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酒的后劲上头,他醉意上涌,看人都有些不真切了。

  突然,他感受到怀中多了一物,接着外袍散开。

  他低下头,醉眼看向那双魅惑的眼眸,伸手怜惜的抚上她细长的眼角,“你真美!”

  女子眼角翘起,仿佛是在笑。

  醉意袭来,心爱的女人在怀,又是那般乖巧,百里敬轩忍不住的将她紧紧抱住……

  事后,女子坐起身,得意的看了一眼已经睡过去的男人。

  伸手扯掉面上的白纱,对着外面吩咐一声,便又躺在百里敬轩身边睡下,眼角满是喜色。

  傅蔷薇果然有办法,等她如愿后,她一定要好好谢谢她。

  不远处的假山后,一个面容俏丽的女子躲在那里目光冷淡的看着廊亭。

  “你确定要这么做?”脑海中传来系统的声音。

  傅蔷薇手下意识的抚上肚子,“我有孕在身,若是不找个人挡着,我们母子皆会处在危险之中。”

  她怀孕了,是她和薛城的孩子。在这个处处危机四伏的后宅中,一个无依无靠又有身孕的女人会有什么下场,不言而喻。

  因此,她要是想平安生下孩子,必须好好谋算一番。

  “可是袁茹蔓这个蠢货怕是抵挡不了多久。”这个女人太自负,又愚不可及,难成大事。

  傅蔷薇嘴角勾起,“不急,她不行,还有我那位堂嫂在。”

  得到袁茹蔓的求救信号,她便给她出了这个主意,告诉她百里敬轩的软肋。是以,才会有袁茹蔓假扮柳媚儿的一幕。

  只要袁茹蔓怀了新皇的‘骨肉’,那么势必会成为后宅所有女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尤其是沈青萍。那个女人可不会容许任何人有新皇的骨血。

  再者,她知道袁茹蔓抵挡不了多久,为了她能平安生产,她只能将堂嫂拖下水了。

  想起那个曾经救过她的绝色女子,傅蔷薇心中有着一丝愧疚。可随后腹中莫名的奇妙感觉,让她狠下了心。

  系统想要提醒她什么,可是又因为一些原因,选择了闭口。

  良久,廊亭外迎来了两拨人。

  一方是得到消息的花惜琴,而另一方则是时刻关注百里敬轩的沈青萍。

  听到他在廊亭中宠幸了一个女人,两方人立马快速前来。

  “沈妹妹怎么来了?难道是听到什么消息?”花惜琴看着冷着脸而来的清丽女子,皱眉问的。

  沈青萍压根不理睬她,一心都在廊亭中的人身上。

  花惜琴生气,也知道此时不是计较的时候,吩咐丫鬟婆子原地等候,忙跟了上去。

  外面的动静很大,醉酒睡过去的男子周身围绕一圈寻常人看不到的龙纹,正在吞噬着什么。

  不多时,他醒了过来。而外面两道人影也到了跟前。

  沈青萍将垂纱扯掉,目光落在廊亭衣衫不整的二人身上时,杀意涌现。

  花惜琴也看到了两人,只是她虽然心痛,但是身为正室,她早就有了准备,也不会因为夫君宠幸别的女人而做出什么失礼的行为。

  “你们怎么来了?”看到花惜琴和沈青萍,百里敬轩皱眉。

  花惜琴俯身一礼,“爷,妾身听到有丫鬟过来禀告,此地发生盗窃之事,所以才……”

  盗窃?

  廊亭中?

  这话怕是没有一个人相信,百里敬轩知道花惜琴是给自己留面子,便没有揭穿,而是将目光落在另一个女人身上。

  沈青萍满眼杀意的看向依然躺在百里敬轩身侧的女人,仿佛要把她剥皮抽筋。

  百里敬轩顺着她的视线,皱眉欲要护住心爱的女人,只是眼角瞥见那张没了面纱的容颜时,脸瞬间沉下去,“是你!”

  怎么是袁茹蔓,她呢?

  躺在白纱上的袁茹蔓心中暗骂一声。

  本来她在酒中下的药,足够他睡上一整夜。到时候,这些人前来问话,还不是她想说什么,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