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78章 徐娘半老

作品:凤起田园|作者:兰诗诗|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3 00:11:10|下载:凤起田园TXT下载
  她越是为五郎撑腰,傅凌风就越是生气,“跟我混了这么多年,连个皮毛都学不到。最起码的目测客人尺寸都做不到,我还不能说他几句?”

  “媚儿不是客人。”傅凌雨插了一句,“而且,我想为媚儿做的衣服能贴身些,不能有一丝马虎。”凡是关于她,他都会很上心,力求做到最好。

  柳媚儿疼爱的摸了摸他的头,还是五郎贴心,事事为她考虑。

  傅凌雨如同猫咪一般,乖巧的任由她的手在他的头顶作乱。

  “够了!”两人毫不避讳的亲密,让傅凌风气的眼睛都红了。偏偏这两个人都是自己在乎的人,他还动不得,只能耍耍嘴皮子。

  柳媚儿挑眉,“你要是不想吃就出去,省的我们碍你的眼。”

  夹了道糖醋排骨,放在旁边清秀男子的碗中,“吃吧,等会儿,我和你一起做衣服。”

  “嗯。”傅凌雨笑了。

  两人旁若无人的吃着饭,丝毫没有把自己放在眼中。傅凌风很想一走了之,可随后一想,他要是走了,这两人还指不定做些什么。

  毕竟当着他的面都能无所顾忌,那要是他不在这里,他们……

  想到这点,傅凌风就是心里再呕血,也要坚定的盯着这两人。

  泄愤般的吃着饭,碗筷的碰撞声‘叮叮’作响。柳媚儿蹙眉看了一眼对面黑着脸,好似别人欠他银子般的男子,“你就不能小点声。”这人是纯心的。

  “我粗俗惯了,吃饭就是这样子,改不了。”傅凌风将碗中的饭吃完,然后拿起勺子舀了碗汤,刚尝了一口,眉头就拧起,看向侧方坐着的俊秀男子,“这汤味道怎么怪怪的,你放了什么在里面?”

  “三哥,你……”傅凌雨犹豫了一下,便有些难以启齿的道:“这是我为媚儿熬得汤,你……你喝不得。”他专门加了几种补身体的药材,所以味道比起一般的汤水味道显得有些奇怪。

  傅凌风何其聪慧,当即便反应过来。目光在女子略显苍白的脸上扫了一眼,“你……吃完饭,便去歇着吧。”

  “没事。”柳媚儿没那么娇气,且不说她身体很好,就是她异能者的体质也绝非一般人所能比。这几日,虽然有些腹痛,她尚且还能忍耐。

  “别胡闹。女人这几日得注意,冰天雪地的不能受寒。你年纪不小了,身体不比以往,更要仔细爱护身体。”傅凌风知道女人家的身子骨脆弱,不能受寒。

  听到这关心的话,柳媚儿没有觉得舒心,反而脸色一变,“我年纪不小了?”他是说自己老?

  年龄是女人不能提及的话题,纵然是柳媚儿听到这话,心中也气闷的慌。

  “你以为你还年轻?”傅凌风本来不想说,但见她提及,便一股脑的说出心中怨念已久的话,“别的女子像你这么大,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女人再美再能干,也就几年的风光。等老了,容颜不再,身体衰老,别说生孩子了,就是嫁人也没人要。”

  他等了她几年,终于把她盼回来了。可她倒好,还是不把他放在眼里,更是没有要成家的打算。他怎么能不急。

  柳媚儿咬牙瞪着他,“那也跟你无关。”笑话,她就算嫁不出去,跟他有什么关系。

  傅凌雨看到她生气了,忙道:“媚儿,三哥说话就是这样。你别生气。你一直都很年轻。在五郎心中,你永远都是最美的女子,任何人都比不过你。”

  说完这些,他又转头看向惹得媚儿生气的男子,愤愤不平道:“三哥,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媚儿哪里年纪大?还有若说年纪大,你比媚儿还要大两岁。”

  “女人岂能和男人比?男人三十而立,正值壮年,可女人只能是落日黄花,正向枯萎迈进。”傅凌风故意说这一番话,为的就是让女人知道年轻时光是有限的,让她不要在磋磨光阴,趁早找个人嫁了。当然要嫁的那人必然是他傅凌风。

  看着女子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但是还差最后一把火,“徐年半老固然有韵味,但是人还得服老,这女人……”

  正说的起劲,突然,眼前一黑,一阵钝痛袭来。傅凌风忙伸手捂住眼睛,痛的他不由得喊出声。

  柳媚儿气鼓鼓的收回拳头,“半老徐娘也比你这毁了容好,以后再让我听到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仔细你的皮。”

  这人嘴欠,和他口舌相辩,他越来越起劲,她也嫌烦,不如直接动手封住他的口。

  “你这女人……”傅凌风捂住受伤的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怨念的看着她。

  他只是想让她知道岁月不饶人,不要再拖下去。哪想到她下手这么狠,这一拳头下来,估计没有个把月,他伤势好不了。

  看到他被打,傅凌雨心中只觉得痛快。谁让他嘲讽媚儿,活该!

  柳媚儿警告了一番,便坐下继续吃饭。

  这下,傅凌风不敢再吭声了。待眼睛疼痛逐渐减轻,他松开手,只见左眼那处淤青了一片。此时,俊美的容颜显得可笑起来。

  “媚儿,吃鱼。”傅凌雨细心的挑好刺,将鱼肉放在她的碗中。

  柳媚儿笑了笑,吃下。

  傅凌风心中不平,刚要张口,左眼就感到一阵疼痛。望着女人纤细白皙却强而有力的手,他咽下了到嗓子眼的讥讽。

  好男不跟女斗,论起动手,他也打不过她。再说,就算打得过,他也不舍得。

  平时扯扯嘴皮子而已,要是真的动了真格,以后他的苦日子可就要永无止境了。

  这段时间,他要小心了。女人的手段层出不穷,他可还记得三年前,他容颜被毁的凄惨日子。

  被下药后,脸上起了一个又一个水泡,奇痒无比,偏他还不能抓。每当熬到水泡破裂,结疤要好了时,又会重新冒起新一批水泡。

  周而复始,那段时日,他可是受尽煎熬。

  没有聒噪的声音响起,平静的吃完饭后,柳媚儿便和五郎起身离开厨房。

  看着这一桌子的碗筷,傅凌风满脸无奈。

  得,这是留给他收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