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77章 怼来怼去

作品:凤起田园|作者:兰诗诗|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3 00:11:10|下载:凤起田园TXT下载
  连续下了几日的雪,终于天开始放晴。

  这日一大早,傅凌雨起床烧好早饭后,见时辰尚早,媚儿和三哥还没有起床,便没有去叫他们。而是拿着铁锹将门口的积雪都铲到院外湖中。

  这一忙活下来,不过半个时辰,便汗流浃背,满脸通红。

  “五郎,快放下。”柳媚儿一出楼阁,便看到瘦弱的男子气喘吁吁的拿着扫帚在清扫积雪,忙走了过去,夺下他手中的扫帚。

  傅凌雨看到她,脸上露出笑颜,“媚儿,你起来了。早饭已经做好了,你快去吃吧。”

  “谁让你清扫积雪的,府中那么多下人,还劳你自己动手?”柳媚儿有些生气他不爱护自己的身体。

  他虽然是异能者,但由于出生便带着胎毒,若不是她将他体内毒素祛除,他怕是早就……

  纵然他体内毒性已除,可他的体质还是比不得其他异能者,更何况前不久他异能枯竭,才刚养好些许,哪里能让他再这么糟践自己身体。

  柳媚儿脸上都是怒气,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替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她的责怪却让傅凌雨犹如吃了蜜一般甜,“媚儿,这是我们的家,我想自己收拾。”他们的家,他不允许其他人踏足。

  “你啊~”柳媚儿睨了他一眼。将他脸上的汗水擦掉,“快上楼换件衣服。”满头的汗水,想必身上也出汗了。这大冷的天,不换衣服,容易受凉。

  “嗯,我这就去。”傅凌雨听话转身,正欲进楼阁,却对上一张黑脸,他眼底暗光浮动,打了声招呼,“三哥,早!”

  傅凌风没想到一下楼,就看到两人亲近的样子,尤其是女人眼中不加掩饰的宠溺和关怀,深深地刺痛他的眼。

  他不想跟自己的弟弟吃醋,可是这却由不得他的心。

  亲兄弟什么都可以让,但唯独媳妇不能让!

  “你身体自小就差,在家时,什么时候让你做过苦力活?府中这么多下人,不让他们做,那养着他们有何用?你要记住雇他们回来,不是让他们做老爷的……”傅凌风心中很生气,但是对着打小就疼爱的弟弟,又不舍得说什么过激的话,只能将怒气都撒在那些无故躺枪的下人身上。

  傅凌雨头低垂着,“我知道了,三哥。”

  又说了几句,便摆摆手,“快上去换衣服,别冻着。”

  “哦。”傅凌雨乖巧的上楼去。

  五郎走了,傅凌风便开始将目光落在雪地里清扫积雪的女人身上,“你……”刚说了一个字,怀中就多了一样物什。

  “五郎身体弱,我又是个女人,那这院子里的积雪就劳烦你这个大男人清扫了。”柳媚儿懒得听这个男人阴阳怪气的话语,将扫帚朝他怀中一推,便拍了拍身上的浮雪,向厨房走去。

  这个女人……

  傅凌风脸色沉了下去。

  洗簌好后,柳媚儿将锅中的饭菜端到桌子上。正好,这时五郎也走进厨房。

  “媚儿,我来。”傅凌雨伸手将温在锅中的汤羹接过来。

  柳媚儿则又将碗筷摆放好,“下次早上随便煮点粥即可,不需要做这么丰盛。刚起床,也不饿。”五郎炒了八个菜,一个汤。可见他起的有多早。

  “早饭要吃好,媚儿,这可不能省。”傅凌雨笑着为她盛了一碗补汤,这是他特意为她熬的补身汤,因为他算出这几日正是她不方便的日子。

  汤羹端到面前,柳媚儿鼻子就嗅出里面所放的药材,顿时脸色有些不好意思,“你……还记得。”他很细心,以前就是如此,每当这几日都很贴心的照顾着她。

  傅凌雨腼腆的笑了笑,“媚儿的一切,五郎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比她自己记得都清楚。

  “你啊,幸亏不是个姑娘家,不然嫁到哪家都觉得委屈了你。”这般细心体贴的五郎,若真是女人,那还真是哪家男子都配不上的。

  傅凌雨咬唇,有些委屈的看着她,“五郎不要做女子,那样就不能和媚儿在一起了。”他要她做自己的媳妇。

  “咳咳咳……”听到他近乎直白的话语,柳媚儿有些受不住。

  “他要是女子还好了。这样我们傅家好歹有一个姑娘。”傅凌风阴阳怪气的话语传了进来,随后他的身影也出现在门口。

  傅凌雨不满的看着他,“三哥,你胡说什么。”

  “唉!可惜啊,我们傅家没有这个命,全是男丁。”五郎要真是女子,他不止有了一个听话的妹妹,那更是少了一个情敌。省的多个男子跟他抢媳妇,还是他疼爱的弟弟。

  柳媚儿眼神扫了一眼坐在对面的俊美男子,别有深意的说道:“五郎只是性子像,若真要有一人为女的话,也轮不到他。”

  傅家几兄弟中,傅凌云温润如玉,傅凌寒铁骨铮铮,傅凌霜英俊明朗,傅凌雨和傅凌雪是孪生子,面貌都是俊秀瘦弱。但偏偏身为三子的傅凌风容颜阴柔俊美,雌雄莫辩。

  傅凌雨目露笑意,媚儿这是为他怼三哥。

  “你这是说我?”傅凌风脸色阴郁的看着对面这个让他又气又爱的女人。

  柳媚儿无辜的眨眼,“你想多了。”她又没有明说。

  “媚儿,喝汤,不然就要凉了。”傅凌雨怕媚儿真的惹怒三哥,便故意将话题岔开,“我选好了料子,等会儿吃过饭。媚儿,我给你量一下尺寸,将新衣做好。”

  柳媚儿刚要说好,谁知一道气死人不偿命的声音又响起。

  “真正的裁缝师傅看一眼就能知道客人的尺寸,还需要去量?这要是搁在裁缝铺里,做衣服的大都是些男师傅,要是遇到女客人,还能让你近身量尺寸?坏了人家的名声,谁当的起?”傅凌风嗤笑道。

  傅凌雨脸一红,“五郎比不得三哥做衣服多年,手艺粗陋,只能贴身测量一番才能做得出。”

  “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在裁缝铺里混了多年。”这家伙,仗着在裁缝铺里待过,就来借此打压五郎。柳媚儿很是气不过的怼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