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72章 绝望至极

作品:凤起田园|作者:兰诗诗|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0 23:59:11|下载:凤起田园TXT下载
  几人不堪入目的话语,让傅凌雨都快要急疯了,他脸上惊恐的泪如瀑布般流下,却无一人在意。

  最终这些人商议好后,便不顾他的挣扎,将他架起离去。

  他不从,拼命挣脱。头一阵钝痛,接着便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他就看到自己躺在地上,如同货物般的被人打量。四周除了那几个歹人外,又多了几个人。

  “刘妈妈,你瞧这货色可是比以往好很多,还是个绉。这点银子怕是不成吧。”那些人正在跟老鸨讨价还价。

  那老鸨一看就是个狠角色,帕子一挥,“爱要不要,反正就这么多。”

  两方打了一会儿口仗,最后谈妥了价格。傅凌雨以十五两银子被卖到春风馆中。

  那批人离开后,老鸨如审视货物般扫了一眼傅凌雨,便让人带他下去洗簌,今天晚上就开始接客。

  “不要,我不要。求求你们快放了我,求求你们。”此刻,傅凌雨慌了,跪在地上磕头请求。

  老鸨冷眼,带着一丝不屑,“我瞧着你这小子穿着也不像是有钱人家,一副穷酸相。现在既然入了我们春风馆,那也是你的造化。你啊,就好好待在这里,给老娘把客人给伺候好了,以后不会亏待你的……”说完,便扭着肥硕的腰肢离开了。

  留下的两个壮汉将地上的男子不怀好意的拉起来,朝屋里去。

  洗簌好后,傅凌雨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坐在床上,如同一个木偶。

  老鸨走进来,看到这一幕,眉头皱起,“怎么回事?老娘让你们给他洗干净,没让你们动他。这样子,等会儿还怎么卖个好价钱。”

  “妈妈息怒,我们兄弟没把他怎么着,只是占了点便宜,不妨事的。”两个壮汉嘿嘿笑道。

  老鸨仔细打量了一下,见确实没什么影响,“看样子是被吓住了。不过,这样也好,省的他等会儿反抗。”

  让两个壮汉看好他,老鸨出去迎客了。

  不多时,傅凌雨反应过来,如同困兽般向外冲去。两个壮汉就是怕他逃跑,专门守在这里。见此,忙拦住他。

  他身体瘦弱,连个普通人都打不过。更何况两个练家子。不过片刻,就被擒住。为了怕他再逃跑,将他用绳子捆住。

  良久,在傅凌雨的极度绝望中,老鸨带来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寂静无声的屋中,床上男子绝望的嘶吼声唤醒了柳媚儿。她抽回落在他身上的精神力。对刚才在他脑海中所见的过往感到痛心不已。

  她的五郎竟然……

  柳媚儿神情怔然,泪水从眼角划落而下。

  是她……害了他。

  若不是她的离去,他也不会离家寻她,从而遭遇……

  都是她,她是个罪人!

  柳媚儿坐在床边,自责的看着床上正在经历梦幻的男子。纤细的手颤抖的放在他的面上,替他拭去眼角的泪,“五郎,对不起!”都是她的错。

  “不要,你们快走开,走开……”床上的男子一把打开落在面上的手,痛苦不堪的抽泣着。

  柳媚儿心中十分懊悔,当时为什么不带五郎一起离开,不然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手再次探上五郎的面上,一道光芒在她手心处闪现。

  片刻,男子情绪逐渐变得安稳,沉沉睡去。

  柳媚儿安抚好他后,没有立刻离开,默默的坐在床边,一直陪伴他到天亮。

  坐了一宿,她面色带着一丝疲惫,疼惜的看了一眼五郎,替他将被子盖严实后,她起身出了房门。

  床上的男子依然在沉睡中,嘴角似乎带着一丝笑容。

  柳媚儿回屋后,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脑子里不停的掠过五郎的过往,尤其是他绝望无助的样子。让她心碎不已,恨不得能立刻将欺负他的人碎尸万段。

  不知什么时候,她在自责懊悔中睡去。

  ……

  一觉睡到下午,柳媚儿面上感受到一丝冷意,睁开眼便望见从窗外飘进来的雪花。

  起身穿衣,她站在窗口向外望去。只见院中被白雪覆盖,就连四周的湖面也都结了一层冰雪。

  银白色的世界,纯洁无瑕,美不胜收。但是她心底却觉得酸涩。

  这白雪皑皑和五郎何其相似。表面洁白无瑕,实则掩盖了多少脏污。

  五郎又何尝不是,心底里该有多痛苦绝望,却不能与人言说。

  伸手接过一片雪花,冰寒刺骨。她想要温暖这片雪,只是不过转瞬间便化为无形,只留一摊水迹在手心。

  柳媚儿握紧手,眼底带着坚定。

  这般令人心疼的五郎,以后她会守在他身边。

  傅凌雨一觉睡醒,头有些微痛。他伸手抚着额头坐起身。

  看着熟悉的四周,见自己已经回到房间,便知道定是媚儿送他回来的。

  嘴角带着幸福的笑意,他缓缓起身。

  出了房门,向隔壁房间走去,见里面空空的,便朝楼下而去。

  厨房中,柳媚儿正在煮饭,听到脚步声传来,她抬头露出个温柔的笑容,“起来了,还难受吗?”

  她关心的话语犹如蜜糖般占满他的内心,傅凌雨脸上是幸福的笑容,“不难受了。”

  “去洗漱吧,马上就吃饭了。”柳媚儿将饭菜端到桌子上。

  傅凌雨应了一声,便去洗漱。

  锅里的饺子盛出来,五郎也洗漱好了。

  “趁热吃。”柳媚儿贴心的递给他一双筷子。

  傅凌雨笑着坐下吃饭。

  柳媚儿望着他的笑颜,心中满是疼惜。

  多好的少年啊,为什么会遭遇那等事?

  眼中带着疼惜,她手中不停的为他夹菜,“多吃饭。”

  “媚儿,你也吃。”傅凌雨感受到她的关怀,脸上的笑意就没有下去过。

  柳媚儿给他盛了碗汤,“喝点汤,暖暖胃。”

  “嗯。”

  一顿饭吃罢,两人才想起楼上躺着的傅凌风。

  “媚儿,三哥他没事吧?”傅凌雨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他都醒了,没道理三哥还没醒酒。

  柳媚儿脸色一僵,有些不自在,“他喝的多,估计明天就能醒了。”

  昨夜她为五郎驱除了酒意,所以他才能醒的这么快。不然这酒劲得让他们睡好久。傅凌风就是个例子。

  不过她没打算替傅凌风解酒,那人太烦了,让多睡几日,她也能得个清闲。

  ……